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3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牆上的一抹血與嘴上的一粒米

 

阿嬸姨聽說一個很好的朋友要從美國回來一陣子,還帶著一個年輕的單身兒子回來,她忍不住想起小娟。


小娟跟她的好朋友總是很喜歡到圖書館去看書,她是一個很喜歡看書了人,大概所有安靜的形容詞都可以形容她這個人。她安靜,但是又不是內向,她沉穩,但是認真的時候又會表達她的聲音,她溫柔,她大方,卻不失優雅。

她是一個男人都沒注意到的潛力股,她什麼都會,卻什麼都不說。
她沒有愛上過任何人,她不是不想談戀愛,而是對這種事感到疲憊了,累了。
她知道她所要的是什麼。
但是卻總是愛不對人。

她總是會對男人設下一個標準,她知道她想要的人,她要會思考、有自己想法的男人。
她沒什麼標準,就這個。
但是卻總是遇不到。


好不容易遇到了,面對那人卻總是緊張。

這樣的女孩總是讓阿嬸姨很擔心,深怕她就要單身一輩子了。總是提醒女孩,欸欸,那男孩不錯啊。

不錯是不錯,卻也總是錯過。


「或許他們兩個會合,該介紹一下對方。」阿嬸姨對丈夫說著,阿嬸伯沒說什麼,皺起了眉頭,慢慢吐出幾句話,「也許,沒你想像中那麼順利。」

但是阿嬸姨就是覺得兩個人會合,就算不知道那個男人長怎樣,她就是覺得可以再認識認識。

很快的,那位朋友來了,阿嬸姨也不忘帶上小娟。

「好久不見,阿嬸姨。」朋友阿成開心微笑打招呼,「這是我兒子,明宏。」


就跟阿嬸姨想像的樣子差不多,濃密的黑髮,深邃的眼睛,還有那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勻稱身材,陽光的笑容,真是燦爛的讓人滿意。

「快,介紹明宏給小娟認識。」阿嬸姨看著阿嬸伯開心笑著。


五人愉快的用餐,阿嬸姨到廚房準備其他餐點,走時對阿嬸伯說,「講點話題讓他們兩個說些話。」

「但小娟都不說話阿。」阿嬸伯說著,他說的沒錯,整個飯局都是阿嬸伯和成的聲音,兩人都只是笑笑吃飯。

不然讓兩人獨處。

成看著阿嬸伯的眼神,似乎也明白了些什麼,便起神說有事先離開一下,晚點再回來。

明宏笑著看著小娟,也說起了些話題。

「小娟在學校念什麼系的?」

「我念商管。你呢?」

「我唸化學。」

話題結束了也是一陣靜默。


阿嬸姨聽不下去就出來拉小娟進廚房了。

「為什麼這麼彆扭?」阿嬸姨問著。

「不知道阿,就是緊張,好久沒跟男生說話了。」

「做自己啊,不要緊張,這樣他也不會愛上妳啊,扭扭捏捏的。」

阿嬸姨嘆了氣,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多做了閒事,不該亂撮合。

「也許該出去走走。」
阿嬸姨提議著。

年輕的兩人走在前面,兩個老人走在後面。

「我跟妳說,妳的直覺會是錯的,他不會喜歡這一型的。」
阿嬸伯說著。

「你又知道?」但是連阿嬸姨心裡也起了疑問。

「他喜歡活潑外向的。」阿嬸伯說著,看著遠方不說話了。


她覺得小娟這女孩是好的,男孩也很好,但為什麼就總是覺得好像又不太對呢。
也許是自己太多事了,有些事情是勉強不來的。

散完步了,明宏跟著成走了,兩人也沒多互動,聯絡資料也沒留下,就這樣回美國去了。
阿嬸姨看著有點失落的小娟,也只能無奈搖頭。

機會從來都不是自己跑出來的,是要自己去爭取的。阿嬸姨說著,便也沒再理這事。

小娟在三年後來了喜帖,她要結婚了,再過一年,明宏也結婚了,喜帖也寄來給阿嬸姨,她才想起自己曾經撮合的兩人,還有這樣一件事情。果然這兩人是真的沒緣了。

「明宏說要再回來看看我們。」阿嬸伯說著。

帶著妻子回來的明宏跟以前有些許不同,也許是多了滄桑,也許是多了點幸福。

「感謝之前的招待與照顧。」明宏笑著,帶著妻子到客廳坐下。

阿嬸姨覺得這妻子有些許熟悉,她看著她,露出淡淡微笑,這熟悉的感覺。

是小娟阿。


「不是說不喜歡那種安靜賢淑型的嗎?」阿嬸姨問著。


「說也奇怪,一直以為自己喜歡的是活潑外向的女孩,直到要結婚才知道原來自己喜歡的是這樣安靜的女孩。」

明宏笑著。


看著和諧甜蜜的夫妻,阿嬸姨笑了,笑她直覺是準的,笑這愛情果真是需要緣分,再怎樣撮合還不如等待那個最值得等待的人。


也許這就是愛情吧。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