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3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才沒有這麼簡單

 

阿萍是個可憐的女人。在村子裡幾乎沒有人聽過她的聲音,大家都當她是個聾子,或是個啞巴,認為她根本聽不到聲音,也不會說話。阿萍很小的時候就被父母給賣了,讓人當僕人用,每天搬重物,服侍小姐,煮飯洗衣通通要做,也把她當男人用,即使沒有力氣,還是要做那些連男人都做不來的重物工作。阿萍也常被人欺負,她早忘了父母是誰,大家只管叫她啞巴,聾子,沒人要的孤兒,說到第三個的時候,阿萍還是不會反駁,頂多眼睛狠狠瞪了一下。她的脾氣很溫和,別人怎麼欺負她都不會怎樣,有時候踩到地雷,也不會大吼大叫,頂多是撐大她那雙眼睛,什麼也不會說。

阿萍是個可憐的女人。她每天做些粗活,三餐也沒吃好的,所以全身上下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那勻稱的身材吧,很神奇的,即使被曬黑,吃些噁心的小菜,阿萍仍然活得好好的。不胖不瘦的身材,配上她那陰沉的臉蛋,實在很奇特的組合。

說到阿萍,有個女孩跟她是差不多同一時間出身的。但是兩個人生活卻差的多。阿菊是這個村子裡堪稱是漂亮妹子,白皙的臉,高挑的身材,加上那雄厚的身世背景,那數不完的錢財,用不盡的美食,幾乎是阿菊平日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阿菊走過的路,總會飄來一陣清香,那是法國進口的香水,濃而不膩,搭配在她身上真是剛好,而那也是高貴的象徵。

明明這兩人出生時,長得差不多,但是過了十幾年,卻讓兩人相差甚遠呢?

阿萍是在阿菊這人家裡做活的。偶而,阿菊會看到阿萍努力的洗衣,她只會咯咯的笑著,塗上深紫的眼線,厚重的白粉底,塗上粉色口紅,穿上價值不斐的洋裝,輕輕走過阿萍身邊,玩著手裡那阿萍從來都不會擁有的玩具,跟幾個女孩兒玩著,跳舞著,扮演一個美麗的女孩模樣。而阿萍卻只能穿著好幾天都沒洗的舊襯衫,靜靜的洗著,洗到兩手乾裂,洗到不能再洗之時。


但是老天爺沒對阿萍這樣狠,阿萍也是有個朋友。成。
成也是阿菊家裡的佣人,長的高大帥氣,當年也是家裡窮,被賣來做工,但是年復一年,那些活磨得成變得堅強,強壯,勇敢,剛毅,磨的只剩下骨氣,身體也是做工練出來的,阿菊家裡的其他人也漸漸發現這個帥小子,不禁也替他的身世感到可憐。家裡的其他女僕也曾經默默示愛,但是成都拒絕了。

至於為什麼,是因為成的心裡一直有一個女人,就是阿菊。

當初來到這個家時,看到阿菊那美如天仙的模樣,不禁愛上了,也為了阿菊,吃了不少苦。但是成也知道,癩蝦蟆是不能吃天鵝肉的,所以他選擇乖乖做他的僕人。這時他遇上了阿萍。他看著這個比他還可憐的女人,心生了憐惜之情。看到阿萍被打被罵時,成不會做些什麼事,只會默默地陪在阿萍身邊,靜靜地擦她的淚。


「阿萍,妳啊,真是個啞巴?說點話吧。」成有時看到她被欺負得不成人樣時,總會忍不住這樣說著。但是阿萍什麼也還是不說,只是靜靜的看著成,眼眶滿是淚水。

她好無奈,她什麼都做不了,她對命運低頭,她埋怨,埋怨自己的身世,厭惡自己那為了錢而不要她的父母,她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成。


其實阿萍心裡也知道她愛上了成,但是她寧願放在心裡,不讓任何人知道,因為,那樣卑下的她是沒有資格戀愛的。


「阿萍,妳心裡有我嗎?」某天下午,阿萍做完了工作,想要忙裡偷閒,看到成一個人躺在地上,走了過去,成笑了笑,對她說著。


阿萍沒說話,低頭看著地。

「那我們倆就交往吧,我受夠這種孤獨感了。」
成會如此自暴自棄是因為他昨晚聽到阿菊即將要出嫁的事情。對象是隔壁鎮的有錢公子哥,聽說長得帥,有才華,又聰明,身世也跟阿菊相匹配,可以說是絕配,這讓成很受打擊,因為成什麼都沒有,有的不過就是那卑微的愛情罷了。

成明白自己是個可憐的人,而阿萍也是可憐的人,而兩個可憐的人在一起,不是一個好事嗎?成的想法並沒有告訴阿萍,阿萍只覺得開心,覺得即使自己再悲慘,都還有成陪在身邊,高興得快飛上天了。



阿萍便跟成交往了。


然而成並不是那種阿萍想像的男人。
以前的成很穩重,很有紳士的風度,也總是會默默地照顧阿萍。每當阿萍又被罰沒有晚餐的時候成都會偷偷帶著飯去看她,陪她解悶,兩人一起看星星,也許是因為自己心中的卑微感吧,阿萍總是小心翼翼地維護這段友情。

跟成交往後阿萍才知道那都是成對待朋友的方式。

而交往後,不再是「朋友」。關係反而淡了多,話題也沒了。

第一次的約會不是牽手,也沒有錢到哪裡去玩,成選擇黑暗的角落,兩個人站著,成靠的近,看著阿萍。

成才知道這是第一次看著阿萍那張臉,認真地看。
他發現阿萍其實長得不錯,身材也挺好的。看著阿萍那害羞的模樣,成忍不住親了她的嘴。

乾乾澀澀的,不是愛情的味道,是那種無奈乾澀,對人生感到絕望的心情。


成親吻的方式很粗暴,他會用力的在阿萍嘴上咬上一口。總是會讓阿萍的嘴破皮,血流到成嘴裡,鹹鹹的滋味,卻讓成更加的迷戀那樣的感覺,更加渴求那樣的味道,他總會咬上幾口才罷休,有時沒勁了,就直接丟下還流著血的阿萍,為她徒留剛才那危險的餘味。

其實成也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好人,他很清楚自己再玩弄阿萍的感情,但是他也很生氣,他恨自己,恨愛上阿菊的自己,那個其實很平凡的自己。所以他把氣出在阿萍身上。雖然有時候會感到羞愧,但是想起自己的身世,還有癡戀自己的阿萍,成總會告訴自己,反正自己就是一個卑劣的小人,還能怎樣呢?


成再怎樣都還有著良心,他從來沒有想過要侵犯阿萍。


直到那一天,他看到那個年輕少爺來家裡提親之時。


阿菊看到那個年輕的男孩,眼睛直直看著他,羞紅了臉。那模樣成待了好幾年都沒看過,內心升起了忌妒之火,成什麼都沒說,只是看著兩人。

「我說,結婚之日就訂在明天吧。」公子哥說道,他似乎很滿意阿菊。阿菊什麼也沒說,只是笑著。


成感到全身不對勁,真想上去揍了那個男的,但也知道這根本不行。

就算這樣做他們還是會結婚生子然後過著有錢人家的美好生活過他們下半輩子然後安然死去過著一個快活的人生。

反觀自己就只能當個可憐蟲然後跟一個可憐女人交往然後未來不知道能變什麼樣。

自己只能關在這個牢籠裡做一個可憐的鴿子想飛也飛不出去,沒有未來。


他找來了阿萍,那個什麼都不會說的阿萍。

「阿萍我要老實跟妳說,我啊根本不愛你這可憐女,我喜歡的是阿菊。那個比你美的阿菊。」

成感覺到阿萍快要哭了但是什麼話也還是不說。

「說點話阿笨蛋,再不說話我就幹了妳。」成一把抓住阿萍的頭拉她到一個灰暗的房間裡,即使大叫都不會有人發現的地方,阿萍用力抓住成的手,想要拉開他的手,但是力氣沒有成那樣大,她只能像隻待宰的羔羊,成用力扒開阿萍的衣服,用力咬著脖子,留下吻痕。

「妳怎麼還是不願意說話?我看妳要撐到什麼時候。」成像是瘋了似的說著,面無表情。


他抬起阿萍的腿,脫下內褲,用力地插入,來回扭動著,阿萍沒說話,只是哭著,衝了幾回,成漸漸恢復了意識般冷靜下來了,而這時才感到一點後悔,他看著哭成淚人兒的阿萍,第一次有的處女血,成安靜的看著阿萍,這才想到剛才沒吻阿萍,他彎下腰親吻阿萍,阿萍仍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有直直地瞪著成,什麼話還是不說。



「阿萍,我們回到原來的關係吧......」看著這一切逐漸的崩壞,成感到後悔了,他也哭著,無奈地說了這句話。



「才沒有這麼簡單啊......」阿萍說話了,略帶沙啞的聲音,在這安靜的夜空中,顯得孤寂,窗外的鳥小聲叫著,彷彿在替阿萍叫著,那孤苦的心情,那無言的痛苦,還有對人生的悲痛發出抗議的聲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