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3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十天的戀愛--抉擇



「在真實的世界裡,一見鍾情是不存在的。」香用筷子夾起一塊蛋,塞進嘴裡,彷彿有很多的苦,怨,也跟著蛋進到了肚子裡,有苦說不出,就只好往裡吞,今日子也隱隱約約感覺到她的無奈。

「為什麼呢?」今日子問著。也打開飯盒。便當滿滿的菜是大衛今早準備的。

「喜歡上一個人哪能如此輕率阿,要等到了解他人的個性,知道為人,然後還要有喜歡的契機,如果只是單純看一眼就愛上,那才不叫作喜歡。」香繼續說著。

「可是有時候感情就是難以控制的阿。」今日子似乎也有自己的一番看法。

「那我只能說那不是愛情。」香回答。似乎對自己的看法仍然堅持著。

「不過不管怎樣的形式,在愛情面前,每個人都是孤獨的阿。不管是一見鍾情,兩情相悅。有的時候還是很寂寞的。」今日子看著遠方,回想著過去。天空很藍,藍的要把人給吸過去似的。香似乎同意這句話,也看著窗外,內心平靜,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許放空,就只是看著窗外。



-----


即使只剩下沒幾天就要到期限的三十日了,今日子還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皇帝不急,可急死太監了,大衛忍不住問今日子。
「欸,你到底有沒有主動出擊阿,我說過,你要在三十天內找到喜歡的人,讓對方愛上你,這樣你才有辦法得到現在年輕的身體,不然你會變回老太婆喔。」

「不過要怎樣才知道是愛上阿?」今日子問。

「嗯......讓對方想要吻你這樣......吧?」大衛想了想。

「吧?你也不知道什麼叫做愛情吧?」今日子皺了眉頭。


大衛抓了頭,「我只是希望你幸福而已。」大衛的聲音小聲到連今日子都聽不見。


「恩?什麼?」今日子問著。

「唉,隨便啦,你快找一個人,叫他吻你就是了。」大衛說著。


「诶?這樣哪叫作愛情阿,不過......如果你吻我呢?哈哈,會有改變嗎?」今日子小聲地試探著。

原以為大衛會像平常一樣擺張臭臉,用力在頭上打一下,結果居然怔住了,睜大了眼睛看著今日子。


愛上我是不會有好處的,我無法讓你變年輕。


大衛冷冷的說完這句話,轉身離開。

忍不住流淚的今日子想起了早上跟香的對話,漸漸能明白為什麼香會這樣認為,沒有一見鍾情這種事,喜歡上一個人,不是只喜歡對方的外表,喜歡的,是對方的個性,還有那些曾經相處的回憶,那樣的事偶而浮上心頭,時而玩賞,令人陶醉其中。

然而當這一切都只能是一個人時,便是孤獨的。


時間已經只剩下了一天半了。







「總覺得今天的菜色很豐富耶。」今日子看著滿出來的便當。

「啊,也只剩下兩天了,想說也快要不能給你做便當了,怕你難過啊。」大衛微笑,穿上了制服。

走吧。

一如平常溫柔的聲音。


「為什麼利太沒來接你了啊?」大衛問。


「沒為什麼,只是我說不要了。」今日子說。

「為什麼?」大衛似乎還聽不出其中含意。


「算了你不懂得。」今日子快步地往前跑。


走了快要一個月的路程,今天走來格外美麗,格外特別。

連地上的一顆石頭都讓今日子感到喜愛。
也許,讓她開心的原因也是因為大衛在身旁吧。



「今日子,我想跟你說幾句話。」
利太跑來了,臉上卻滿是緊張。完全跟平常那個老神在在的他不一樣。


「利太......我也有話想跟你說。」
今日子看著利太。


「那你先說。」利太抓抓頭,害羞低著頭。


「我.....很謝謝你跟香為我做的一切。謝謝你們讓我在這個高中有個很美好的回憶。」
利太聽到了跟他所想像的不一樣的內容,認真地抬起頭聽著。


今日子繼續說。「真的很謝謝你,我也要老實說,我是因為你才會來到這個學校,這個班級。一開始真的是以為我喜歡上你了。」


然而,一見鍾情是不存在的,我到現在才發現。

那只是我以為的戀愛。

但是我很害怕,因為我其實是一個老太婆,我怕這個事實。

我跟你不一樣的,我早已活了大半輩子,這事情會一直讓我耿耿於懷,所以我不敢愛上你。


你可以有更好的未來,更好的戀愛。


而我,也要找一個適合我的戀愛,讓我敢用一個老太婆的樣子去愛的人。





講完,兩人都靜靜地哭了。




今日子想起前幾天大衛的事。



那天晚上,大衛處理班級的事晚回了,今日子很急著想告訴大衛今天她跟利太的進展,但是過了八點,大衛還是沒有回來,今日子坐在空蕩蕩的屋子裡,才想起平常很習慣打掃的自己,居然快要一個月沒打掃了,沒注意屋子的整潔了。她拿起掃把,拖把,把房子打掃一番,掃完也快九點了,感覺疲憊了,就躺在沙發上睡了。

睡夢中,她隱約感覺到大衛回來了,可是因為疲憊,她起不來,想繼續優游在睡夢中。
突然覺得有手把她抱了起來,把她抱回了床上。這雙手大的可以讓今日子安穩的睡著,她用手抱住前面溫暖的臂膀,沉沉睡去。

不管如何,我只在乎你......。
我只在乎你的未來,我是這樣的在意你.......。


你知道嗎......我也愛你......




恍惚中今日子沒聽清楚大衛說的話,而如今大雙溫暖的大手的觸感,令今日子忍不住多次回想,也使今日子極想知道究竟大衛當天說了什麼話。


大衛總是會說著她想聽的話。



「即使是個老太婆也有戀愛的權利。」

大衛曾經在某天這樣對今日子說著。
簡直是拯救今日子的寶語。



她知道,這時候該去找大衛了。




-----




大衛的班級離今日子的班級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剛好在今日子班級對面,ㄇ字型的教室,只要跑過一條長長的走廊就到了。
大衛在班上有哪些朋友,今日子不清楚,總是看的到有許多的人圍繞在身旁,嘻嘻鬧鬧的。有男有女,看的出來大衛很受歡迎。

「大衛,你呀,真是個惡魔。」偷偷帶著一堆飾品耳環,化著淡妝的女孩眨眼對著大衛說。身體也慢慢靠了過來。
大衛看著女孩,微笑。

「喔,怎麼說?」


女孩打了一下大衛,偷偷笑著。

「你呀,是偷走別人的心的惡魔。」

大衛微笑,「嘛,我的確是個惡魔啦。」


大衛的話雖然是實話,但女孩只當作是笑話,也被逗得呵呵笑。似乎又更加喜歡大衛。
而大衛心裡卻只想著今日子是否有努力了,是否能得到美好的未來。

「欸,大~衛,有女生外找耶。」朋友在門口喊著,帶著一點嘻笑,又帶著一點不滿。

「每次都大衛受歡迎哈哈哈哈。」

「有空也教一點嘛。呵呵」

男孩們笑著。



大衛抬頭,往門外看,看到熟悉的身影,是今日子。


「怎麼啦?突然找我,不是說好在學校不要這樣的嗎?」大衛小聲說著。

「你過來一下,有話要說。」今日子抬頭說著。

大衛離開熱鬧的教室,抓抓頭,跟著今日子到了走廊外。

「我拒絕了利太。」今日子說著。

大衛滿是疑惑。

「為什麼?你一開始就愛著他不是嗎?」大衛問著。
隱藏了自己的真心,不再找那真實的出口,只為求得她的美好未來。
而如今卻失敗了。

大衛滿肚疑問的看著今日子。
「你不要青春了嗎?」







「一開始,我只想要認識那個年輕的男孩,從沒想過自己可以像這樣,有高中女生朋友,愛上一個人。自從認識你後,我發現什麼樣的夢想都實現了。當初對男孩的戀慕消失了。我發現我愛上的人,是你。」

今日子眼眶泛紅說著。


「我不要青春了,什麼回憶都消失也無所謂,我只想要跟你在一起。大衛。」

「今日子......你是認真的嗎?我......我可是惡魔耶。」大衛抓抓頭。

「那我可是老太婆耶,你接受嗎?」今日子笑著。



------





三十天的期限到了,大衛跟今日子從班上消失了,其他的人都沒有感覺到,彷彿從一開始就沒有這兩人的存在,就像風一般,來的無蹤,去得也無蹤。日子像以前一樣非常平常。就連香跟利太也失去了曾經跟他們相處的時光,他們也過著跟以前一樣的日子。但是,也有覺得某些記憶失去了,卻想也想不起來。



「欸香,我好像以前從沒跟你說過話耶。」利太看到香,忍不住搭話。

「那你幹嘛突然跟我說話?」香還是跟以前一樣不太搭理人。

「但是為什麼我還是覺得跟你有種熟悉感阿,好像曾經聊過很多天一樣。」利太抓抓頭,皺眉,努力回想卻什麼也想不起來。

「......我說,我們去一個地方看看。」香似乎也有這樣的感覺,對利太提出邀請。在香的記憶裡,有個地方像是一個記憶鑰匙,似乎前往看了之後,就會有答案。利太答應了,便跟著香走。


「其實,我早就想跟你說話了耶,我覺得你超酷的。」利太說著。

「我啊,一直都覺得你像個笨蛋。」香回答。

「哈哈哈,謝謝誇獎。」利太笑著。




他們走到那個曾經讓今日子戀上利太的車站牌,利太似乎有了點印象,但是仍然想不起來。

他們遠遠的看到兩個人走來,是一個老太婆跟一個中年男子。

-----



「我說大衛,你還記得這個車站牌嗎?」今日子問著,緩慢伸起手指著站牌。

「當然記得阿,我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啊。」大衛呵呵笑著。

今日子看著大衛。滿是疑惑。

「為什麼當初會找上我呢?我不懂。我只是個垂垂老矣的老太婆。」
今日子問。


「我想我大概是抱著可憐的心情想幫助你吧,但是看著那麼認真的妳,久了就......無法放下你不管,就要讓你得到幸福。」大衛看著遠方說著,大概是有點害羞了,不敢看著今日子。


謝謝你我很幸福。

今日子笑著。

「不過我是老太婆阿,能這樣奢侈得到幸福真是......大概無法上天堂。」今日子說著,微笑。

「有什麼關係,我會一直陪你。」大衛說著。


「再說,妳才不是老太婆,妳啊──」大衛指著旁邊盛開的玫瑰花。這個路上總是會開著美麗的野花,而這裡不知何時,開出了美麗的玫瑰花朵。





「就跟這花一樣美。」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