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3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十天的戀愛--新友

 
  「我說阿,這種幼稚的遊戲也該停止了吧。」聲音不是從今日子嘴裡說出來的,也不是大衛突然冒出來說的,也不是利太突然回來英雄救美。低著頭,腦袋就要整個將憤怒爆發出來的今日子只有看著傾倒出來的便當,慢慢抬起頭,尋找那個聲音,那聲音帶著一種穩重,讓人很可靠的感覺,聲音聽起來像是一個女孩,卻比男生的聲音更加堅定,冷靜,即使是女生,都會被那樣的聲音給打動。
 


 「香……你要幹嘛?我只是不小心的,講的好像我很壞一樣,算了,我們走吧。」看到有人出現,心中的羞愧感使澄揮了揮手,身後的女孩們也覺得有點尷尬的一起走了。
 

香平常在班上並不是一個很常出頭的女生,她總是一個人坐在位置上,看著窗外,今日子開學後到今天才聽到香說第一句話。總是酷酷的,不屬於任何團體,不討好任何一個中心人物,原本今日子以為他很難相處,而如今,才知道那是一種個性,那是一種獨特,不是特別要特立獨行,只是想要做自己罷了。
那種不隨波逐流的個性讓今日子不禁佩服。
 

「你沒事吧,臉色很差耶。不過就是一個便當阿。買就有了。」香說著,伸手拉今日子起來。
 

「這才不只是一個便當耶。這個做便當的人可是花很多心力在上面的,不知道他多久起來,做失敗多少次,放了多少努力在這裏面……」今日子說著,忍著不哭的眼角,還是不爭氣的流下眼淚。
 

「這個做便當的,不就……是你嗎?」香問著。似乎無視正在哭泣的今日子。
 
「這個不是我做的……」今日子小聲說著。
 
「那早說嘛,幹嘛大驚小怪,媽媽做的?」香歪頭,彷彿不能理解為此難過的今日子。
 
「嗯……像是那樣的吧,大概是……」今日子想到大衛,卻也想不出該用怎樣的身分來形容他,像是父親一般的存在,抑或母親?或是陌生人?還是……今日子無法形容。
 
「謝謝你,香。可以跟我當朋友嗎.......」今日子重整了心情,跟香道謝。也努力的問香願不願意成為朋友。
 
「不用客氣啦,我本來就看不慣他們了,只是找不到像剛才這樣的好時機,哈哈。痛宰他們一頓!不過我第一次聽到有人會這樣跟別人問說可不可以當朋友,哈哈哈,你真有趣,可以啊。」香說著,「啊,是利太耶,他往這裡走來。」
 

然而,對於現在便當什麼都不剩的情況,今日子一點都不想看到利太。
香是很聰明的,馬上發現是怎樣的情況,「啊,抱歉啊今日子,我不小心打翻便當。」香突然大聲說著。今日子疑惑的看著香。
 

「诶,香也在阿,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利太馬上就看到散在地上的便當,依附快要哭出來的今日子,還有香,站在這個奇怪景象的中間。
 
「沒事,只是我不小心打翻了便當。」香說著。
 
「啊,不是……」今日子想要反駁,卻馬上被香制止。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去多買一份午餐給你……
香說完就走了。
 
「啊,沒關係啦,香,不用了。」利太擺出那個溫柔的笑容,說著。
到這種時候還能如此保持鎮靜,說出這樣的話,讓今日子有點驚訝。
利太卻一直對香使眼色,而香卻也像是了解利太想說的話,微笑點頭就走了。
 
「不過我還是很好奇今日子為我帶了些什麼。」利太微笑說著,彷彿便當根本沒打翻,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诶……那我這個便當給你吃吧,我再去買就好……」今日子看著利太,像是沒聽懂利太說的話究竟隱含什麼。
 
「你這個呆頭,我是想要一起跟你吃午餐啦,不行嗎?」利太害羞地說出這番話,也讓今日子忍不住揪心一下,點頭,也早已滿臉通紅。
 

在下午上完課後,今日子在路上巧遇大衛,也把早上認識了香,便當打翻這些事都報告給大衛聽。大衛的表情不再像一開始那樣面無表情,最近只要在路上遇到大衛,今日子也都能感到那溫暖可靠的感覺,講起話來也更加自在了。聽著這些話的大衛沒有說什麼,頂多聽到澄的事情時皺了一下眉頭,其餘的倒是沒有什麼反應。
 

「不錯啊,交到朋友了。但是你要再積極一點啊今日子,這幾天來我都只有聽你說起這個叫利太的男生,你應該喜歡他吧,這樣三十天也快過了,要再努力一些阿,我可是不能幫你更多了,愛情還是要自己加油啊。」
大衛聽完微笑說著。
 

「其實就算沒有也無所謂……」今日子用了超級小的聲音說著。
 
「那可有關係,我可是很在乎今日子的未來,在乎你的幸福呢。」
大衛說完就被遠處的朋友叫過去了,留下還沉浸在大衛話裡的今日子。
 
其實今日子也不知道戀愛是怎麼一回事,她只知道一件事,大衛希望她愛上利太,這不就是今日子一開始希望的嗎?但是她卻疑惑了。
 

這樣的事情讓今日子感到消沉,像是掉進無止盡的深淵,心臟,像是被捏碎般,痛的讓人流淚,感到無力。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愛上的是誰,當初的想法早已消失,如今對於三十天這樣的期限卻感到一點都不在乎,也許是因為看到利太事總想著年紀的差距,那無形的自卑導致自己的消極,然而,她卻也明白,大衛不會愛上她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幫助她,她不能愛上他。




單戀固然痛苦,但是知道對方根本不在乎你時,更加痛苦。而今日子更加煩惱的是,她已經不知道愛上的人是誰,還要再那短短的期限內知道,今日子慌了,走在學校的走廊裡,努力思考這個問題,看著路上那隨著季節更替的樹葉枯枝掉落,自己也明白,自己也像那微微掉落的枝葉,該是做出決定的時候了。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


無形的壓力真壓的今日子喘不過氣,她用力的乎著空氣,努力爭取那稀薄的空氣。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