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4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right person,wrong time

 

女人過了很平淡的40年。為父母生活所需而賺錢,為了自己而去上班,為了工作而放棄戀愛,人生就是被關在自已家裡,沒認識誰,只是單純地活在像監獄的家裡。她哭泣,哭泣的像個年輕的少女,但是掉落的眼淚再怎麼美,還是無法掩飾她那因年歲漸高而增加的皺紋,體力下降,沒有了生氣。這一切都是她自己所選擇的,所以他不做任何怨尤,她只是繼續走她所選擇的路,即使這條不歸路又長又無止盡,又令人孤單。

父母在這個禮拜去世了。女人什麼都沒說,沒哭,沒笑,想像著自己去世時,沒有人替自己辦理後事,一個人孤單死去,是否該去老人養老院?她自問。拿起父母的相框擺好,靜靜的看著兩人,沒有任何淚意,也沒有任何想法,只是看著這兩人,其實心裡有點不滿,就是這兩人剝奪自己的一生,自己的青春歲月已經離去,就為了照顧這兩老,然後這也是不可怨尤的事,父母是重要的。女人什麼都沒說,看著照片,像是世界已經靜止了一樣。

她沒嘗過戀愛的滋味,友情也沒,她的人生就是父母,而如今她可以為自己而活了,卻什麼也不知道。她沒了生活目標,內心卻沒有感到滿足,她覺得空虛,想要好好的生活,但是她也所剩不多了,能做的不過就是慢慢到老,然後死亡。而人類也不過就是這樣的生物。少了戀愛,人又能做些什麼呢?

女人將母親的遺言埋進了自己心中。
願你早日找到好歸宿。

實在是很自私,每天把女兒留在身邊,要怎麼讓她找到好男人呢?女人心想。不過這也只是她小小的抱怨。她走到公車站下,決定要去找新的工作,想要慢慢處理其他喪事以外的事情,難過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時間可不允許她繼續消沉,它可不會等人。

公車站旁站著一個年輕的男孩,頭髮柔順的好比女人的頭髮,睫毛也長得美,眼睛,眨呀眨的,像是小動物般無辜的眼神,卻也帶了份炯炯有神。身高比女人高一些,年輕的肉體在女人面前,讓沒有免疫力的她忍不住紅了臉。

「這位太太,會重嗎?是否需要幫忙?」男孩在自己沉浸在無盡的幻想時,早已走到眼前,問著女人。

可能是因為自己看男孩的眼神太過炙熱,讓男孩以為是要他幫忙,這樣天大的誤會卻也讓女人得到跟男孩說話的機會。像個少女一樣臉紅心跳,眼神不敢直視,嘴唇微微顫抖,什麼也說不出來,她趕緊轉過頭,搖頭。深怕男孩連自己那砰砰的心跳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男孩似乎也領情了,默默地微笑走開。女人懊悔的望著他離去。



如果我跟他同年,是否就能有美好的青春?


我也想要戀愛,我也想要朋友,我想要特別的回憶,而不是這樣到老。

女人心中吶喊。

「那我就幫妳吧。」一個男人出現在她眼前。

「哎呀呀,看看妳這樣子,要怎麼變愛呢?穿那什麼衣服,土老的髮型,還有那噁心的內在。」
男人身穿黑衣,有張清秀的臉,眼神透露出一點玩世不恭的氣,嘴角微微上揚,看著女人。

「你是誰......」女人錯愕看著他,對他穿著感到吃驚,還有那一見面就毫不留情的語氣讓女人忍不住看著自己想想是有那麼糟嗎。

「就讓我來改造妳,還有讓妳返老還童吧。要不?」男人說著。一樣是那莫名的自信,彷彿還真的沒有什麼難的倒他。


女人半信半疑的點頭,男人走進她,接著緊緊抱著女人,慢慢的女人就在男人懷抱中沉睡了。像是又過了好幾千年,女人慢慢張開眼睛,而情景沒變,她沒回到過去,也沒到未來,是跟之前一樣的景色。

男人還是站在她眼前。他也沒變。

「妳要不要看看自己的樣子。」男人拿出鏡子。




鏡中的自己──不是現在40不惑的她,是那正值青春年華的17歲的她,那曾經美麗而有活力的自己。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