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4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回憶成沙,成紗

 


穿著老氣的制服去上班,真是一件令人無聊的事。
至少對小姿來說這樣。

坐在辦公室裡跟同事聊八卦,偶爾拍拍長官馬屁,到一杯茶給經理,偶而處理公文。

日子平淡到令人可悲。

不過更悲慘的是還要被長官騷擾。


我只是想當普通的上班族。小姿心想。

不過普通的上班族好像就是如此。


「欸,聽說今天來的新人很帥吶。」同事們竊竊私語。
忍不住跟著去看,總想為生活增添點色彩。


咦?


是小米耶。


雖然站在董事長旁邊的男人長的挺拔,英俊瀟灑,但當年那種玩世不恭的感覺仍在。

讓小姿一眼就認出他。


暗自泡了咖啡給小米。

黑咖啡,是曾經的最愛,緩慢透入的奶精,跟著黑咖啡,旋轉,裹著一層純白的潔淨。

底部的咖啡慢慢跑了上來,與白色混唯一體。


回憶也跟著上來。


只見小米捻了捻嘴,那依舊性感的唇抿住了純白茶杯,喉結升上又降下,感覺咖啡正慢慢的流下,小姿看著小米,內心也忍不住悸動著。

朋友同事小澄從旁邊走過,小米揮手叫住。

「這咖啡,誰泡的呢?」小米問著。

「是我泡的。」小姿忍不住向他走去。



我就知道是你。

小米微笑,眼睛瞇成美麗的一條線,漾起笑容,若是平常的小姿看到他人如此吸引的微笑,早就被融化了。

然而想起一些事的小姿卻難過的想哭。





往學校的路上,總有著開著鮮豔的花朵,小姿最愛的,一直是黃色的杜鵑花。

它少的稀奇,顯的美麗。

看到一些小朋友去摘花,心裡總會莫名生起一把火。

還記得是一個潮溼的日子,路上下著毛毛細雨,心裡也顯的憂鬱。

杜鵑花,散落一地,小姿心裡也跟著碎了。

不知道是過了多久,那些黃色的杜鵑花不在那開花了。

那時還不知道是誰好心的把花搬走拿去種,只在某一天,在小姿回家路上又開了美麗的黃色杜鵑花。

簡單的小動作,卻讓小姿心裡得到安慰。


究竟是誰呢?小姿一直都不知道,也無從所知。


直到小米出現。

小米是琴的男友。琴,只不過是一個班上的同學。

那時的他,第一眼只讓小姿覺得有點玩世不恭,有點壞的感覺。然而一聽他開口,卻又充滿內涵。

雖然有點害羞,但只要講起他喜歡的東西,就能滔滔不絕。

心裡有點動搖。即使是他人的男朋友。

「我記得你喜歡黃色杜鵑。」小米突然微笑說著。

從來沒有如此訝異,人生原來如此捉弄人。


早已裝了花的花瓶,才裝不下別的花朵。
但自己也不信邪的繼續想著,那最後存活的花朵會是自己。


你想太多了。密友說著。因為他們是多麼甜蜜,多麼恩愛的。



心裡裝了這個人,一裝就是8年。




如今還在妄想,只是就像咖啡一樣,偶而想起,時而清淡,時而濃郁,時而漾上心頭。





消失了多年後,小米再次站在小姿眼前,喝著咖啡,露出往常般的微笑。

那是危險的微笑。



「我想你。」小米一開口就是驚人之語。
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卻也知道這樣的話能讓小姿心動不已。




「別開玩笑了,這種話可不能隨便亂說。」小姿忍不住轉頭。



兩人互看,眼神漂移,小姿忍不住離開這個緊張又尷尬的氣氛。


「琴還好嗎?」
下班之後,小姿鼓起勇氣問著。


即使這個是令人沮喪的話題。


不知道是誰跟她說過的,有時候愛情會變的莽撞,變的魯莽。
或許講的就是小姿這樣的人吧。

突然的丟出這把傷人的劍,狠狠刺向小米。
小米沒說什麼,淡淡看向窗外。

小米隨手拿起一根菸,拿出年代久遠的打火機,輕輕點火,煙從他嘴裡吐出都變的性感。

公司外面是一大片的步道公園,翠綠樹林蔭站的挺直,像一排士兵,有時參雜著百花的香氣,蝴蝶紛飛,簡直是個世外桃源。
然而這樣的美景在小姿眼前卻比不上小米抽菸的模樣。


目光無法從小米身上移開,怕的是他的轉身離開,怕的是下一句從他嘴裡說出那個女人的名字,更大的原因是,自己還愛著小米。


「其實我們早在兩年前就分手了。」
小米踩了踩煙,看著小姿說。臉上的表情不喜不悲,就只是個認真的表情。



小米不是一個該愛的人。這點小姿早就瞭解到了。
然而愛情總不是說停就能停,說來就能來。

他不過是個危險的男人。而這件事卻總是在愛情來的時候被遺忘。


「為什麼分手呢?」
在與小米共處一室時,氣氛總是尷尬,而小姿總是會在這時候問這種問題。

小米抬頭看著天花板,什麼也沒說的微笑。
也許是和平分手,「不知道,也許本來就不是命中注定的對方。」小米說著。
眼神卻總是往小姿方向看來。小姿急忙把眼神移開,手忙腳亂處理公文。


認清他是一個危險的男人,是在一次期中後,大家一起去唱ktv。

那時的小姿跟小米沒有什麼交集,小姿只覺得小米有點耀眼,有點像是跟自己不同世界的人。


自己聽著喜歡的歌,也許有點聽到入迷,忍不住唱了出來。

小米注意到很享受的小姿唱著歌,走到後面耐心聽著歌。

那次ktv小姿並沒有答應邀約,以「不會唱」拒絕了。

小米那時走過朋友旁邊,直接到小姿前說:「嘿,其實妳的聲音很好聽耶,唱的很棒喔!」
那白白的門牙讓小姿畢生難望。

那時心早已跟著走了。小姿跟著去唱ktv。這時才猛然發現,原來自己不是童話裡的公主,根本是個妄想變公主的癩蛤蟆。
因為他的一句話就跑去,小姿為自己感到好笑。

整個ktv擠滿了女生,每個都是為了小米而來的。
原來甜蜜的小謊言不是為自己而存在。
小姿沒有進去,帶著一顆沮喪的心離開了。




誰說嚐到苦頭後不會再受騙上當一次?


小姿如今又遇見小米,難說不會再重蹈覆轍。



小姿想起琴。
琴那時在班上不太跟小姿交談,他們各有各的一群。
琴有著可愛的大眼睛,飄逸的長髮,有著怎麼笑都可愛的笑容,也有傲人的身材。

依稀記得當時的琴很主動,幾乎都黏在小米身旁。

對她的印象好像就僅止於此。
可能是因為不熟吧。好像也想不起來琴有做了些什麼事。

琴聽到分手時的心情是如何呢?

說不定兩人都很冷靜。小姿想。



「小澄,可以幫我把這份公文給經理嗎?」
小姿問著好友小澄,心裡想到假日跟小米的約會。

「小姿,是沒問題......對了,那個新來的小米跟你的關係是......?」
小澄接過公文,突然探頭過來問道。
也許已經被他人嗅出其中的不對勁。


「今天......天氣真好。」
小姿轉移話題,顧左右而言他。
她知道不能再被發現,也不想把小米分享給其他女人。就算是好朋友也不想要。


「身為同事兼好友,我奉勸一句話,那種人還是別太接近好了。」
小澄小聲說著,拿起一杯黑咖啡便走了。


「琴跟你提分手還是你提的?」
小姿對著正親吻她脖子的小米問著。


那不重要吧。小米在小姿耳邊說著,輕輕碰觸她的耳垂。




果真陷入了。

再次的無法自拔。



即使自己的理性告訴自己要放手,心裡總有一個聲音說著,如果不把握,就要孤單到老了。


身體也跟著不自覺行動了。



「跟琴上床的味道是怎樣的?」
小姿又忍不住問。


「橘子的味道。」小米想了一下,偏頭說著。


「那跟我呢?」揉揉剛睡醒的眼睛,小姿看著小米問著。
剛才小米緊貼自己的時候的氣味還在身上。


「柑橘。」
小米認真的想了一下。


什麼東西阿?怎麼都是那類的?

小米微笑,手指壓住小姿的唇。





再次陷入感情漩渦的小姿,連自己都感到無藥可救。
愛情是魯莽的,即使自己很清楚對和錯,仍然會去嘗試。


就像是這世界上總是有第三者的存在。



離開小米住的地方,小姿整理衣服,打理好儀容,準備像昨天的自己一樣,裝做沒事的樣子。

昨天就跟今天沒兩樣。
只是多了一個難以形容的感覺。

但小姿只想保有這個跟小米的秘密,即使連小澄都不想說。

帶著跟昨天一樣的笑容,帶著煩人的公文,帶著一顆明知會受傷的心,走去那個充滿罪惡的地方。



這時的小姿才發現到,原來公司旁邊多了黃色的杜鵑花。

卻不像當初那種杜鵑,反而讓小姿看了反胃。

每朵花死盯著小姿看。像是監視她的一舉一動。



走到自己的位置,泡了一杯咖啡,掩飾自己的暗笑,走到小米的位置放下咖啡。

他人不在。不過感覺人已經到了。
也發現平常早到的小澄也不在。



隱約聽到廁所傳來的,是熟悉的聲音。



小聲的喘息聲讓小姿心裡產生了不安。



突然想起琴那美麗的臉。


突然想起自己當時愚蠢的傻笑答應。


突然想起曾經美麗盛開的黃色杜鵑。


想起剛才開在路上的黃色杜鵑。

中間那些小紅點隨風搖曳,花瓣跟著揮舞。
像是在訴說著小姿自己的傻,自己的自作孽,自己的無藥可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