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慾望,與衝動

有時候親自去做還比較能夠了解! 昕的母親自從父親死後一直是自己一個人住獨棟的公寓。 前幾天聽說母親愛上了一個年輕男子,昕帶著緊張的心情詢問。 「你是認真的嗎?」 昕不敢置信的問。 「嗯,妳也來看吧。」 這是父親死後第一次聽到她這麼開朗又有自信的回答。 昕自從父親死後一直是單身,而自己也了解為什麼,因為自己跟母親都很愛著父親,有種為了他守寡的心情,是一直在她心中。 自認自己不比母親少於對父親的愛,讓昕不敢對其他男人有什麼幻想。 如今母親卻做出類似要背叛父親的事,直讓昕不敢相信。 「那種男人比的上父親嗎?」 昕看到本人後完全說不出話來。 父親一直是個溫柔的男人,很早就無法摸到父親頭上的黑髮,但一直覺得父親在自己心中很年輕。 一直很有魅力的。 看到那個新出現的男人,昕只想要趕快轉移眼神。 「他叫瑞克,外國男孩怎麼樣啊?」母親像是露出勝利的眼神。 看到他像在發光的身體,結實,立體的五官,還有長長的睫毛。多看一眼自己的心臟就像是要跳出來一樣,大聲的讓自己都覺得害羞。 沒見過這麼能讓人心動的身體。 「你好,昕,這幾天請多多指教囉。」聲音直讓昕忍不住酥麻了,身體也忍不住發抖,昕趕緊轉移目光,隨便呼應一下。 母親就像是年輕了好幾歲,不管去哪裡都神采煥發,話也比以前多更多,臉上的笑容就像是為了瑞克而出現,每當瑞克一出聲,母親的笑容就會隨之而出。 母親的笑容卻只讓昕越看越不是滋味。 昕小時候曾養過狗,一直跟父親很好,後來父親死後,牠也跟著寂寞而死,應該。 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跟衝動,昕也去買了同樣品種的狗,放在母親家裡。 母親看到狗時,還怔了一下,似乎明白昕的意思。後來仍然擺起笑容。 「啊,謝謝昕,我也一直很想再養狗呢。」 心中充滿對母親的罪惡感。 自己的心絕對是黑的,而且還一定長著瘡,流著膿,聖人有七竅,自己一定一竅都沒有。 這都是為了父親的。昕想。 其實對於瑞克的想法自己也一點都不清楚。 他總是散發著笑容,天真的看著他們那兩個母女。 昕一點也不想聽到瑞克說出喜歡母親的話。 到底是為了父親還是自己?昕不敢亂下定斷。 「昕有喜歡的人嗎?」 某天瑞克問。 「呃,算有吧。」 瑞克微笑,似乎滿意的離開。 昕什麼也不敢再想下去,因為她很清楚,這場戰鬥,不是母親贏就是自己,如果再不快點,所以幸福都會被搶走的。 穿上了從沒穿過的性感內衣,噴上了刺鼻的香水,昕知道,今晚這場戰她非贏不可。 晚上確定母親的燈關上後,昕梳了頭髮,躡手躡腳的走進瑞克防哩,他的房間的燈關著沒開,昕鬆了一口氣,想說就這樣鼓起勇氣進去,這時買來的狗卻突然跑來,像是了解昕似的看著她。 好怕被牠嗅出自己慾望的詭計。 然而瑞克並不在他房裡。 昕從母親房裡聽到母親充滿慾望的呼吸聲,還有喘息聲。 狗像是嘲笑昕那可笑的慾望,露出微笑,像是知道自己是被慾望買下,發出哀嚎,像是知道這場可笑的鬧劇,那雙眼睛透徹的看著窗外明亮潔淨的滿月,像是怪月亮太過圓滿明亮,牠不停的嚎叫著,站的挺直,像個盡職的守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