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藍天,與清涼的茶

茶谷町總是喜歡在選位子的時候選最靠窗的位子。 因為只要坐最旁邊,老師不會去注意他,外面的天空又任他欣賞,真是自由。 「茶谷町又在看外面了。」朋友每次都會這樣說著。 外面的天空很藍阿。 「你又在看天空了阿。」 是涼子。 茶谷町無法掩飾自己對涼子的好感,忍不住羞紅了臉,連話也說不清楚。 「啊......涼子...」 茶谷町永遠記得涼子曾經跟他一起看的天空。 那時候還只是記得這個女生,永遠都安安靜靜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 「駒子同學啊,好像跟涼子是朋友耶。」朋友小安一直說著。 「那又怎樣?」茶谷町問。大概班上不喜歡駒子的就只剩下他了吧。 「傻喔你,我們接近涼子,這樣就有更多機會接近駒子了。」真是噁心的計畫,茶谷町想。 「茶谷町就是你了。」 一堆酒肉朋友(茶谷町這時才體會到)丟下這樣一句話給茶谷町後,每個都又繼續跟著駒子,眼神早已飛走了。 茶谷町無奈嘆氣。 「真煩耶。」 他望向涼子,那個沒什麼存在感的背影。 對茶谷町來說卻跟駒子沒什麼不同。 「啊,天空好藍喔。」茶谷町在涼子旁邊大聲說著。 她什麼都沒說,繼續看書。 不理我啊,可惡...... 「啊!那朵雲好像棉花糖喔。啊,要變形了。」茶谷町看到一朵會變形的雲後,便看的入神了。 像棉花糖的雲速度很快,大概是風變強了,馬上從長長的形狀變的像一個正方形。 「那明明是輪胎。」涼子突然出聲,茶谷町才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哪有,剛才還很像棉花糖的。」茶谷町第一次跟女生講話,他心想。 「剛剛我就覺得是輪胎了。」涼子仍然什麼都沒說,安靜的看著窗外。 「噗嗤,哈哈,你剛才就在看我了喔,好傲嬌噢,你真是可愛耶。」 茶谷町忍不住大笑,完全沒注意到四周安靜的氣氛,也沒注意到他所說的話早已讓涼子害羞的低下頭。 笑了很久才發現梁涼子不對勁,「啊,抱歉。」 涼子抬頭,看了茶谷町一眼後,轉身馬上跑走了。 茶谷町忘不了那時涼子害羞的表情。 跟以往那個面無表情的涼子差好多,根本就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 茶谷町想。 「忘不掉了。」那個涼子一直在腦裡盤旋,揮之不去,每當他閉上眼,那個涼子又會出現。 「靠,她是鬼喔,為什麼要一直在我腦裡面啊?」茶谷町用力揮著手,但涼子還是存在。 根本一整天都不能睡。 帶著黑眼圈緩慢走進教室的茶谷町,本想要低調進教室,卻被那群狗朋友擋住。 「欸,怎麼樣?」 大家緊張的看著茶谷町。 「沒怎樣。」 茶谷町想趕快進教室補眠,也不想讓大家發現他的黑眼圈。 「那時候你說了那句話後,涼子就不見了耶。」 想起茶谷町那時大聲說的話,小安喊著。 真是天殺的小安,也讓我想起來幹麻?茶谷町又想起涼子的臉。 「啊,大家都把駒子叫出去要幹麻?」小安說著。茶谷町往他看的方向,看到班上女生抓的駒子離開了。 又來了阿。 茶谷町大概猜的道士什麼事,他只有看向涼子。 涼子也不見了。 忍不住好奇這次女生們要做什麼,茶谷町跟著那群女生走。 那群女生拉著駒子到隱密的教室後面。 茶谷町也看到涼子在另外的教室後面,簡單說兩人差一道牆。 駒子那群女生先開口說話。 「涼子她根本就不是妳的好朋友啦,你看她根本就不會來救你。」 駒子流下不甘心的眼淚。 真是......人都被抓走了怎麼來救? 「妳還是一個人吧。」那群女生有綁著很長馬尾的女生走出來,抓著駒子的臉說著。 「妳只會害大家更慘。」馬尾女說著。看樣子她也是駒子美麗下的犧牲品。 駒子看著她,卻什麼也說不出。 茶谷町也發現涼子那裏的女生也行動了。 「駒子只愛男生,根本就不會注意妳啦。」 涼子的表情還是一樣沒變。 「妳只是她想要有個人在旁邊的花瓶。」茶谷町聽到這句話忍不住想要走過去打那個說這句話的女生一個巴掌。 他還是忍住了,繼續看著。 馬尾女繼續說著。 「涼子只是想要靠妳的脫俗增加一點自己的存在感啦。」 真是醜陋,連這種話都說的出來,大概那種女生去聯誼的時候都帶比自己醜的醜女吧。 「我對不起涼子......」駒子說完這句後就開始哭。 「我不會再繼續跟在拘子旁邊,你們放了駒子吧。」涼子說著。 那群女生看到那種完全沒有在害怕的眼神,每個人的狠勁也消失了,多的只是怕害怕,有個短髮女放了涼子的繩子後,每個女生都跑走了。 馬尾女發現那邊的不對勁,打了駒子一巴掌就跑走了。 駒子也昏過去了。 涼子起身拍了身上的綁痕,走到駒子身旁解開繩子,把駒子放到陰涼處,馬上離開了。 「欸,你應該可以照顧她吧。」涼子好像早就發現茶谷町的身影,對他喊著。 「蛤?妳不會照顧她喔。」茶谷町也發現到那群狗朋友跑過來的聲音,大概要是被他們發現駒子昏睡過去,哪怕他們會做出什麼事。 才不敢一個人照顧咧。 「那你跟我一起抬她進教室。」涼子似乎很在意剛才跟那些女生說的承諾。「我不能在當她朋友了。」 「跟那些女生不需要做承諾啦。」 茶谷町說。 這句似乎又讓涼子忍不住羞紅了臉。 「你什麼都聽到啦。」涼子對茶谷町說。 「全程都看了。」 茶谷町搬起駒子那輕到完全沒有體重的身體,說著。 「那你為什麼不救她?」 涼子似乎不高興。 「因為我也不想跟那些女生敵對,抱歉。」 其實這也是所有男生所想的。 大家都不敢惹那些失去感情而憤怒的女生。 因為太可怕了。 「大家都這樣......」 涼子嘆氣。 「唉,那妳當初為什麼要跟她聊天?現在才會連自己都有麻煩。」 茶谷町搬著駒子到一間教室裡面讓她躺下。 「我本來想說......反正我也沒什麼存在感......跟駒子在一起應該不會被討厭......」 涼子似乎還想說些什麼。 「駒子是個好女生,但我不覺得大家會發現。」 涼子好像也發現駒子要醒來了,說完就走了。 什麼啊。茶谷町還是不懂。 「我看妳也是好女孩啊。」茶谷町想。 駒子醒來後看到茶谷町,也嚇了一跳。 「啊,放心我什麼都沒做。」 茶谷町說完就走了。 駒子好像想起什麼似的。「那個......是你跟涼子救我的嗎?」 「不是。」 茶谷町想起剛才涼子的堅持。 「涼子沒來,而我只是路過。」 唉,其實我最不會說謊了。 茶谷町抓抓頭。 「謝謝你。」涼子突然出現,對茶谷町說。 「妳還沒走啊?」茶谷町也嚇到了。 「呃......沒事。」這次自己也忍不住紅了臉。 涼子微笑。 那好久以前的事了,現在想起來也只像是不久前才發生。 「你在發什麼呆啊?」 涼子看著茶谷町,說著,這句話把茶谷町拉回現實。 「剛才的你好像失神了哈哈,突然跑走啦?」涼子說。 「啊沒有,只是......覺得雲很好看,然後我忍不住開始想一個故事......」 茶谷町不敢跟涼子說,他是回想了過去。 「真有想像力。」涼子說。 「呃,不過劇情不有趣就是了。」 「下次再跟我說。」涼子笑。 她明明就知道不是。 其實跟涼子的互動也少的可憐,在班上真的幾乎都沒有互動,跟上次那件事之後,跟涼子聊天的日子用手指都數的出來,可是茶谷町也不是那種很想主動的人,就這樣靜靜看著天空也好。 「你跟駒子和好了嗎?」茶谷町看涼子倒是沒有跟駒子講話的樣子。 「呃,也沒關係,反正要畢業了。」 涼子說。 「而且最近好安靜,真的都沒找她麻煩了。」 茶谷町也覺得最近班上很安靜。 不過這也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罷了。 泉是班上的開心果,有她就有歡樂,她一直喜歡祥,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而祥在昨天也告訴泉,他喜歡駒子。 又是駒子啊。 看著那群失控的女生,茶谷町只想要趕快有個認真一點的老師來救大家。 這個班級早就壞掉了,大家都默認著。 「夠了,停手吧。」 新來的導師如同gto裡面的熱血教師,戲劇性的出場了。 望老師,真是帥氣阿。女生們說著。 那次的事件這樣平息了,大家也把目光從駒子身上拿開。 (男生還是看著駒子,只是女生都不在意了。) 他的出現簡單來說救了駒子。 駒子的目光看像哪裡,茶谷町也沒興趣知道,他只想知道涼子呢,她覺得如何? 涼子還是一樣看著書。 最近靜子好像有推荐書給她看。 「最近駒子好像變了耶。」 涼子突然對正在看天空的茶谷町說。 「怎麼說?」茶谷町也隱約感覺的到她的變化。 「她剛剛跟靜子聊天。」真是驚人的事。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個性差太多了吧,根本不會有交集。 「喔。」茶谷町回應。 總覺得班上的氣氛變的不一樣了。 是因為那個老師嗎?茶谷町也不知道。 「要不要喝茶?」茶谷町也不知道要怎麼接,他最近迷上喝茶,想說來喝茶好了。 「你這樣好像老人喔。」涼子笑了。 「哪有,烏龍茶好喝耶。」 茶谷町說著。 「欸,剛才駒子又跟我聊天了。」 涼子又說了讓茶谷町嚇到的事。 「那很好啊。」 茶谷町想起七夕好像快到了。 「可是......那些女生不知道會怎樣。」 涼子說。 「不會啦,她們最近迷上望老了。」 是不是要告白了啊? 「也是。但我也覺得駒子變了。」 涼子看著天空,還是沒有微笑。 「我也覺得,不過是好事吧。」 看樣子是要奮力一搏了。 最近他們三個人真的都在一起,而且還很興奮聊著天。 沒有插進去告白的餘地。茶谷町想。 「去書展吧。」茶谷町聽到靜子說著。 最近有什麼書展啊?聽到地點後,茶谷町也想去看看。 看到靜子跟駒子對著自己微笑,然後跑開,不用想也知道他們想幹麻。 茶谷町鼓起勇氣走到涼子旁邊,她還是認真看書。 「涼子......」茶谷町叫著她的名字。 「咦?他們兩個去哪啦?」涼子抬起頭,才發現大家不見了,她看著茶谷町,也感到一陣尷尬。 「我們七夕,去喝茶吧。」 「好啊。」 啊啊啊啊啊─ 真是蠢死了,明明是要告白的,怎麼變成喝茶了啊。茶谷町很懊惱。 看到涼子就什麼都忘記了。連要說什麼都變的不一樣了。 雖然涼子沒說什麼,大概也知道茶谷町說錯話了。 「茶谷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想找我,因為我是這麼沒存在感的女生。」 茶谷町發現自己的手機裡跑出了這封涼子傳的簡訊。 「但是我很謝謝你,不管是什麼時候,你都一直保護我。」 真是的,我只是像變態一樣一直看著你而已好不好。 「七夕快樂,我也很期待。」 看完這封簡訊的茶谷町,慌忙的想要去冰箱找茶喝,想讓自己那激動的心冷靜下來,冰箱裡只有烏龍茶,他一口氣喝下了半瓶,冰冰涼涼的茶透進自己身體。 還是掩蓋不了自己那激動而充滿熱情的心。 「啊,我一定要告白了。」 茶谷町想。 「啊,好冰啊。」 烏龍茶透進了自己身體的感覺直到肚子覺得很冰了,茶谷町才感覺到。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