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七夕鬼話】郎君度奈何-投稿作品

這次披上的女臉是住在城市裡最美麗的女孩,駒子。 有時會看到路上的男人們走阿走,就會走到她家,然後大聲求愛。 不知道家大到像是皇宮一樣的原因究竟是父親賺錢來的,還是收下許多禮物的駒子拿來的。 明明就只是一個連男人都沒碰過的清純女,倒也是有過戀愛。 國中的她因為太過美麗,遭到女性同學排擠,男生也只是在她身旁亂走,不時看向她。 每天過著痛苦又無奈的日子,也想過自殺,但就在這天遇到一個男人。 一個駒子願意愛他一輩子的男人。自己講起來真想吐。 男人是他們班新來的導師,上一任因為愛上駒子,妻子跑來班上打了駒子一巴掌,拉著導師走了。 不過是美麗的錯誤。 新來的導師前妻死了,但他的眼裡裝不下其他女人,就這樣被抓來擔任新導師。 「打賭你一個禮拜內就愛上她。」上一任導師這樣對他說。 「哪來的妖女這麼厲害?」男子被這樣的話嚇到,膽顫心驚走到班上。 那時的班上,還是一場混亂的慘劇。 班上一個女孩,泉,一直喜歡一個叫祥的男生,可是在昨天,祥卻對她說,他一直都看著駒子。 所以只能當朋友。 又是駒子阿。 「你怎麼還在這?去死啦!」泉喜歡祥多年的情感全部爆發,所有的不滿打在駒子身上。 泉拿出一把刀子準備刺向駒子,大家誰也不敢出手幫忙。 「住手,刀子可不是這樣用的喔。」新來的導師突然出現,一手抓住泉的手,一手抓住準備拿刀刺向駒子自己的手,深深嘆了一口氣。 「男人只是膚淺的看外表,不要也罷,再找就有了,一定會找到的。」他對泉說。 「至於妳......如果覺得外表很困擾,不會把頭髮剪了,還故意化妝,妳是想勾引誰啊?」 他這樣對駒子說。 都說中大家心聲,大家望著這個新來的導師。 「我叫望,新來導師,請多指教。」 妝都是家裡那些僕人化的,父親總在去學校時說要檢查妝,那是沒辦法的事。 但第一次有人這樣告訴她到底要怎麼做,駒子那小小的心靈第一次受到打擊,卻覺得非常開心。 「說不定他不會愛上我。」駒子這樣想,卻覺得有點失落。 所以駒子是愛上了他。 大致上是我附身之後所知道的事情,至於為什麼我要附身在她身上,都是因為一個原因。 我愛望,愛的比駒子深,比她還要更了解望。 因為我是他的前妻。年。 那個小女孩還不懂什麼叫愛,就想要愛人,我怕她陷的太深,就在死後決定給她一個教訓。 望只愛我一個人。所以還是我的。 雖然她很可憐,但望可不會愛上她。 我跟望是在很特別的情況下認識,如果說人一生只有一個對的人,那麼我找到了,我的男人是望,他的女人是我。 然而我很快就得病去世,望當時每天都來探望我,但我仍然回天乏術。 可是我還在,因為想念望,我走不了,我每天都在人間徘徊。 找到美麗女孩就附身上去,扒去她的臉,然而我卻不能對望說我就是年阿! 想要用那些女孩的身體去告訴望我就是年,但望仍然愛我,根本不看他們一眼。 的確,在他心中那些俗女可跟我差遠了。 得知望接到導師工作,班上還有一個美麗脫俗的女孩,她就成了我下一個人臉,我一定要讓望愛上駒子,然後告訴他我想說的話...... 自從附在駒子身上後,我開始體會她的記憶跟她的痛苦。 今天仍然有兩個男人在下面徘徊,大概沒多久機器保全會響起。突然覺得機器真的比人好多了。 家裡的男人只有父親,其他都是女的,大概是父母親唯一的體貼吧。 不過他們仍然想要駒子美美的,將來嫁給多金龜,錢也拿多。 老實說駒子的生活真乏味的可憐。 有時候我夢裡會遇到駒子。不過她不想要我把身體還她。 「我也不想要了...就給你吧。」駒子看起來就像個沒有人要的寵物在那邊哭泣。 「我會愛上望,然後跟他求愛喔。」駒子不知道我是誰,但一聽到我這樣說,她嚇了一跳,不過馬上低頭。 「如果你喜歡,就去吧...」看樣子她連戀愛都不想要了。 至於我跟望以前的故事以後再說。現在要處理駒子的學校生活。 首先還是要有女性朋友,因為連我以前也至少有一兩個。 我鎖定兩個在班上很安靜的女孩。靜子跟涼子。 短髮的靜雖然安靜不過大家都不討厭她。相反的,常看到大家都投以羨慕的眼神。 「她總是只說該說的話。」我聽到老師這樣說。 「不過這樣有點怕她耶,因為我們只說廢話阿。」班上那群無腦女孩說著。 所以我想找她,因為我也討厭說廢話。 我走到靜子身旁。「妳看的是渡邊淳一的書呢。我也喜歡這部。」 靜子抬頭看我一眼,「妳要幹麻?」 「沒有,只是看到喜歡的書而已想聊。」 真厲害,一下子就知道我要幹麻。 「我是很喜歡沒錯,特別是失樂園這本。」 我笑了。 「是噢,我也喜歡。」那是我跟望的第一次認識的契機,特別的書。 「真看不出來。」靜子看著我笑了。 差點忘記我跟駒子差的歲數有點多。小孩子看那個不太好才是。 「明天去看渡邊展吧。」靜子對我說。 我內心忍不住雀躍。 「好啊。」 「但妳戴著口罩吧。省的麻煩。」也是,駒子會招來一堆麻煩跟廢話。 找到一個,我開始找涼子的身影。 這時,我對上望的眼神。 望似乎在看我的資料,簡單來說是駒子的資料。 他叫一個以前曾罵我的女生出去。 看樣子他想把班級回復到正常班級。不愧是望,不過這樣有用嗎?我不知道。 我跟望在七夕認識的,在書店,看著渡邊淳一的失樂園。 這樣想起來,好像七夕也快到了。 但我們是否還能在一起約會呢,我不知道。也沒期待。 「駒子主動找靜子,這怎麼回事?」我聽到旁邊那幾個男生這樣小聲說著。 這時發現窗旁的涼子。 還有在後面看著涼子的茶谷町。 茶谷町 藍,這個人在駒子的記憶裡沒有什麼故事,好像是唯一沒有找上駒子的男生。 女生裡面沒找麻煩的只有涼子跟靜子,靜子是懶得做無聊事,至於涼子... 駒子跟涼子之間好像曾經是朋友,後來好像上了國中就沒有互動。 駒子的記憶也沒說明什麼,因為後來她的記憶就是一堆可怕男子追著她,還有女性的霸凌。 涼子這個女生真是安靜,不過長的很普通到連欺負她的人下一秒就忘記她的存在。 所以霸凌也沒有什麼人會做。 男生也常忘記她的存在,不過茶谷町倒是一直看著她,偷偷的。 難道他喜歡她?駒子的記憶也沒說什麼。 靜子好像有時候會找她講話,大概是因為不會講廢話的只剩下涼子吧。 「涼子,那個...你喜歡渡邊淳一嗎?」我還是鼓起勇氣打破現在的情況。 「嗯,有掠涉幾本。」涼子的笑容很可愛,不過就跟人一樣很容易忘記。 「簡單來講,你覺得如何?」我努力想找能融入他們的話題。 「愛情就像生活必需品,不用太在意,不用說的好像人生的污點或天大的好事。」 感覺像人生歷練長遠的阿婆所說的話。 感覺跟以前的我很像。說不定我跟她很合。不過駒子一定跟他們都不合就是了。 駒子很柔弱,弱到讓人厭煩。 我們就這樣聊著天,也找靜子談論渡邊展的事。 「就7月10號吧,那天一起看吧。」靜子說著。 「我覺得駒子比我想像中還要酷耶,跟以前不一樣。」涼子突然這樣說著。 該不會是駒子被附身的事被發現了?我開始裝的像駒子一樣微笑。 「啊,七夕...快到了。」涼子說著。 我跟靜子轉頭看到茶谷町一臉緊張的樣子。 大概會告白吧,不過不知道涼子怎麼看待茶谷町。 「七夕大家都在做什麼阿?」我問著。 「那天要上課吧,駒子的桌子下面會有堆積如山的信跟巧克力,不是嗎?」靜子說著。 感覺真諷刺。 明明知道那對我(駒子)來說壓力好大,甚至從來都不敢看。 因為一放學馬上又被叫去廁所。 然後巧克力全被丟進馬桶不然塞進我(駒子)嘴裡。 還裝的好心樣子幫我(駒子)洗臉。 總之沒有好事。 「一般女生大概都沒事做吧,男生倒是挺忙的。」涼子也這樣說著。 看來他們還是對駒子很多不滿,雖然應該不算不滿,不過偏見還在阿。 「我...今年不想這樣。」 我努力說出口。 「難道想跟望告白?」靜子真的很可怕,那雙眼神根本看透我的心,讓我這個明明比她大的老女人忍不住害怕她。 明明只是個自以為是的高中生。 卻能看透別人的心。 「是啊,到時候再說吧。」 我故意裝做沒事的樣子說著。 不過涼子跟靜子倒是一臉很驚訝的樣子。 離七夕還有九天,還有很多事可以做。 外面的風不斷吹近教室,我一直覺得沒什麼,大概是因為一直附身在別人身上,沒有離開人世的感覺。 用別人的身體碰觸風,用別人的身體感受然後發抖。 好像成了我平常的事情。 難道我也要用別人的身體碰觸望? 我突然想到這件事。 「駒子同學?有空聊聊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是望。 那總是溫柔到讓我想哭的聲音。 就是為了聽他的聲音我在世上徘徊許久,只為聽他一聲,取他一笑。 即使那些女生被我扒了臉,身體被我佔據,後來離開他們後各自過著不成人樣的生活。 我都無所謂。只是為了要聽他的聲音。 望是這樣的存在。 但他正喊著這個女人的名字。 我有自信望不會愛上駒子。但他會發現我嗎?偏偏我又不能跟他說,「我在這喔。」之類的話。 不知不覺我跟著他一起走,走到一間小教室。 駒子的身體好熱,一定是很緊張吧。連我都能從她的身體感受到。 「老師,可不能犯罪喔。」我故意學駒子害羞的笑。 「蠢透了,我哪會愛上妳。你比起年...還差多了。」望那一臉嚴肅的表情讓駒子的身體也感到害怕。 好想哭喔。駒子的身體這樣對我說。 但我很開心。 「也許妳把男人當遊戲,但我告訴妳,這樣一點都不好玩。妳一直在找麻煩。」 連我都有點困惑望在說什麼。 「男人被你玩但你也會受到傷害吧。停止吧。」 看來望手邊的資料是錯誤的,單方面的消息。駒子只有我了解她,但我也不知道怎麼說。 「我沒有要故意玩男人。」 望的眼神裡沒有透露出對駒子的想法,甚至跟一般學生一樣的表情,或許駒子喜歡的就是這點。 「那妳突然找涼子跟靜子幹什麼?」 望似乎也覺得駒子不會做出這種事。 「沒什麼只是想要朋友。」 望皺眉沒說什麼。 「人總要改變,人生可不是只有戀愛。」我忍不住講道。 「...你...到底是誰?算了,我沒有時間知道你是誰,只是要你別搞花樣。」 望總是這樣說著,每當我附身在那些女孩上後,努力接近他,他卻又會這樣說,然後完全不理會我。 「那又不會給你惹麻煩。」 我忍不住喊著。看來七夕是又不能跟望一起過了。 總是這樣,望都在七夕那天消失,不管我附身在誰身上都一樣。 「你到底還想要這樣活多久啊。」駒子的身體在哭。 我也忍不住流淚。 望轉身離開了,我卻聞到眼淚的味道。 你該放下我了,望,你要幸福。 渡邊展比我想像中還要有趣,我跟涼子還有靜子看的很滿意,我還看到茶谷町。 他似乎很震驚我們會來看這個展覽。 「欸,靜子,你看茶谷町。」我忍不住對靜子說。 「我早就發現了,要偷跑嗎?」靜子笑了。 「陪我去買失樂園。」我也微笑,好久沒有這麼開心的幫別人湊對。 「不過涼子到底怎麼想的啊?我不懂她對茶谷町...」我問。 「但是竟然有對駒子沒興趣的男生真稀奇耶。要把握。」靜子又忍不住說了。 其實我也這樣覺得。 當涼子正看著書時,我跟靜子偷偷跑去買書。我也看到茶谷町越加緊張的神情,真令人開心。 就跟當年的我很像呢,緊張到連心臟都要跳出來。 「其實我雖然有聽過但我沒看過。好像很辛辣的內容?」靜子看著失樂園。 「嗯...有點吧。但是那樣的戀愛很讓我羨慕。」失樂園裡面最後男女主角殉情。 因為就算相愛不一定能一起殉情。 總覺得眼前有個熟悉的身影,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望。 「真神奇,老師也愛這味喔?」靜子看著望,也同時發現我的怪異。 我看到望也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還看到他手上也是失樂園。 望走到我們身邊。「你們也喜歡這個作家?」望看著我們,表情比起在學校沒這麼嚴肅。 我發現駒子的身體在發抖,我的內心在雀躍著。 望的右手伸了出來,我想他可能是想推薦那本失樂園,他的手一伸出來,我忍不住抓住他的手。 接著我就用力的跑著,拉著望的手。 我感受的到望努力想要停止下來,但我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力的跑,不停下腳步,拉著望,而他喘氣的聲音彷彿就在我身旁,近得我連他吸氣的聲音都聽的一清二楚。 「你...到底....想幹麻?」望用力的喊著。 我慢慢停下腳步,原本四周的人、聲音都沒看見聽見,只有我跟望兩個人,現在,我看清楚了四周。比起剛才展覽那裡的確少了很多人。 「來聊聊吧。你手上的那本...」我看著望說著。 「你到底想幹麻...」望似乎還不能相信我。 我什麼話都不說,只是單純看著望。看著這個一直都不願意看其他女生的望。 望走到我旁邊坐下,我也跟著他坐下。 「七夕快到了耶,你想幹麻?」我試探著他。 「我沒有要幹麻,你不要纏著我。」 我忍耐著,告訴自己不要說出自己的名字,我能做的只有讓望自己走出失去我的傷痛。 「我跟年...我的妻子認識的時候就是在七夕...我們都看著這本書,真的很神奇。」 望開始講起我們認識的經過,很懷念呢。 是的,那是對我們兩個來說很特別的初遇。 「真是夠了。我一點都不想聽。」我一點都不想聽,只能說再讓我回憶下去只會更捨不得你。 真讓我想哭,為什麼你總是這樣自私呢。 「為什麼每當我想要跟隨年一起走的時候我就會感覺的到年在我身旁....」我看著有點沮喪的望。 「你身上也有年的味道。」望看著我。 每到七夕,不是望離開我,而是我主動離開。 因為他都會發現到我的影子,然後我就會逃走。 真是夠了。 「我說你阿,早該離開那無聊的幻想了吧,死了就是死了。」 望有點生氣的看著我。 「就算死了,思念還是在的。」 望說著。 思念什麼的一點用都沒有啊。 「其實就算你這樣說,年她一定不會希望你這樣的。」我忍不住反駁。 「她會希望我這樣的。」 「死者所期望的,明明是生者的幸福。」 「妳又不是年。」 我沒說下去,我想大概今年七夕也只能這樣離開望了。 「難道叫你看別的女生你也做不到嗎?」 「沒意義,我只想要年。」 「那你就繼續愛著一個鬼吧。」 「那也不干你的事。」 望準備離開。 「七夕,跟我約會吧。」我說。 「....你這個學生還是乖乖唸書吧。」 雖然望的回答跟我想的一樣,我還是很想試一試。 當然我又輸了。 我需要的還是一點運氣吧。 靜子不知不覺中,已經跟著我們到這來了。 「你喜歡望老師吧。」 靜子說著。 「是啊。」 「七夕那天,我幫你約。」 咦?我有點嚇到。 靜子露出微笑。 回家後,我跟靜子找了涼子。 「怎麼樣?有遇到茶谷町嗎?」靜子問著。 涼子只是笑著看著我跟靜子。 「他的事啊,大概七夕那天可能會跟他...」涼子笑了。 「盡管去玩吧。」 我笑著。 七夕阿,感覺真懷念。 晚上七點,就在那個熟悉的書局。 「嘻嘻,我幫你約好囉,就去吧。」靜子在電話裡說著。 其實現在的小孩真的不只自以為是,還真有點厲害。 「啊,我是被靜子給騙來的。」 望看著我說。 「我知道,你待會有很重要的事要去辦吧。」 我一直都知道,自從我去世後,每到七夕望就會去上香。 我也知道就算再怎麼動搖他,在這天,望又會這樣什麼都不接受,只願意去找我。 但是他已經老了,可不能再這樣了。 「我說你啊,到底想幹麻?」望一臉生氣的看著我。 「而且...既然知道我有事,還找我幹麻?」 「其實你妻子來托夢給我,哈。」 雖然這聽起來有點像是騙人的。 「她說什麼?」望好像很相信我隨便說的話。他好像就是這樣一個容易相信別人說話的人。 「呃,她說我是很好的女生,叫望要好好把握。」 望笑了。 「這種玩笑真不像她會說的。」 我又再次不解釋什麼。 「所以來約會吧。」 「好啊。」望答應了。 我跟著望走在路上,看著路上多到煩人的情侶,每對情侶總是發出幸福的光芒。 彷彿在告訴全天下的人「我好幸福喔。」之類的話。 雖然對同樣身為情侶的人來說這樣的光芒只會讓人感到熟悉。 但對於像我跟望這樣的人來說,光芒格外刺眼,讓人討厭到想哭。 「也許我可以把你當作年一樣喜歡,你給我的感覺就像年一樣。」 望說著。 「那只是你的幻想加錯覺吧。我就是我。」 「連回答都好像年,我說真的。」 望嘆了一口氣。 「買朵花送給女朋友吧。」身旁多了一個女生戴著墨鏡,手裡拿著花籃。 「好吧。」望買了一朵花送給我。 我在女孩的墨鏡下看到熟悉的眼睛,果然是靜子。 「啊!是望老師跟駒子。」 一對可愛的情侶出現在我們眼前。 「涼子,茶谷町你們好啊。」 該怎麼說呢,涼子他們所散發出來的幸福又跟一般情侶不一樣,直讓人替他們開心。 也許也是找到對的人嗎。 「望老師買花送駒子?好羨慕喔。」涼子微笑。 「其實別看望老師總是嚴肅的樣子,他只是不善表達,他很喜歡駒子啦。」 茶谷町也笑著。 「真奇怪,你怎麼一附很了解我的樣子。」望忍不住捏著茶谷町的臉。 「同為男人的直覺,直覺!」茶谷町用力扒開望的手,大喊著。 「那我也要說一句身為女人的直覺,我說你,要放下了啦。」 我對望說著。 「不然你前妻真的會很痛苦喔。」 「等我不喜歡她再說。」望對我說著。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等我老死了再說。」 我跟涼子他們短暫的分手後,我跟望來到我的墳上前。 今年的七夕就這樣平淡的過了。雖然稱不上好,但是至少也碰到望了。 「至少對我有喜歡吧。」 我對望說著。 「呃,如果我直接對妳說,只有喜歡你的長相這樣接受嗎?」 「接受啊,總比那些明明只是喜歡長相卻又多一堆明明我都沒有的優點的人好。」 「你比年還是差一點。」 我對望笑著。 「她說今年七夕跟你一起過很開心喔。」 「誰?」我還是沒有繼續說下去。 真的該走了。 「一直...期待這樣再跟你說話呢。」 我再次看到駒子。 「我會還妳身體,你可是要好好過日子。」 駒子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柔弱了,大概是因為也感染到堅強的我所有的想法吧。 駒子點頭,「謝謝你。」 「沒什麼,只是互相交易而已。」 沒想到到最後這個時刻我竟然會忌妒駒子。 不只是美貌年輕,還有生命。 她還有望在一起的未來。 「好好加油。」 我感受到身體的冰冷,還有對實感的遙遠,對風的觸感,離我越來越遠。 身體就像剛死一樣,完全不在屬於我了。 我看到自己的靈魂慢慢升到天空,我看到泉找到新的男友,我看到茶谷町跟涼子手牽手吃著巧克力,我看到望跟駒子看著書。 我看到望跟駒子在哭。 我聽到望在喊著我的名字。 我看到靜子。 她正在看失樂園。 我看到路上的情侶們,正在慶祝著七夕。 我看到光芒,一道引領我走向新的未來的光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