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3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The True love

夜晚很安靜,但妮歌心裡卻雜亂如麻。 「真是夠了。」妮歌放棄思考,用力的閉上眼睛,想把這團莫名的思緒趕走出自己的腦袋。 當妮歌正準備入睡時,突然一個重物壓在自己身上,壓的自己喘不過氣來。 她想睜開眼睛看看到底是什麼,而眼睛卻也像是擺上了千斤重的鐵礦,想睜開卻睜不開。這時也只好擺起那雙無力的手,但手也完全不聽使喚。 到底是什麼呢? 妮歌只覺得軟軟綿綿的。像棉花,像被子,也有淡淡的...... 狗味。 希莉安端起紅茶,準備叫醒仍應在睡覺的妮歌,正當她開門時,卻聽到妮歌開朗的笑聲。 還有莫名的狗聲。 希莉安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加賓,別鬧了。」妮歌看到希莉安進門,收起了笑聲。 「這狗不是艾安家的嗎?怎麼會突然跑來?」希莉安皺起眉。 妮歌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加賓半夜跑來究竟想幹麻。 「快送回去吧,妮歌小姐。」放下了紅茶,希莉安嘆氣說著。妮歌也感覺的到她的無力感。 從小,希莉安就很怕狗,光是看到狗就會忍不住發抖。 等艾安來領回吧。妮歌心想。 突然,加賓變成了小男孩,神情憂鬱的看著妮歌。 「加...賓?怎麼了嗎?」妮歌想起之前曾跟艾安他們一起看過變人形的加賓。 「妮歌姐......我戀愛了。」 加賓慢慢說出,感覺就快要哭似的。 「咦?」 妮歌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荒謬的事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從加賓嘴裡說出這樣的話。 加賓也娓娓道來他的戀愛。 是住在城東的女孩,幾次陪艾安去雜貨店時有看到,而現在會找妮歌的原因便是曾經在某次逛花店時,看到妮歌和女孩開心聊天。 妮歌也想起了加賓所描述的女孩。 是常常在花店門口閒晃的孩子,總是穿著紅白相間的洋裝,綁著可愛的馬尾,臉上總戴著微笑,前額被密密的瀏海蓋住,雙眼總散發著光芒,眼白裏明顯劃分出黑眼球的位置,令人感受的到她的聰慧,白嫩的臉頰總讓人想摸摸她。 她也是個開朗的女孩,妮歌有次對她微笑,女孩也對著她微笑。 「姐姐幾乎每天都來看花呢。」就這樣聊了起來。 回到現實,妮歌還是覺得不對勁。 「你們都太小了吧。」妮歌忍不住抗議。 而且也有個很大的問題。「你們...不可能的。」 彷彿知道妮歌要說出什麼,加賓反駁。「可以的。」 加賓仍露出堅定的眼神。 「戀愛不分國籍,年齡,性別,甚至是人和狗吧......」 妮歌看著加賓,只想轉頭。 戀愛的人都這樣不分理智嗎?妮歌心想。 想起跟卡柏認識的那天,學堂裡很多人,而卡伯就選坐在妮歌身旁。 認真的模樣使妮歌忍不住欽佩。 就在快結束上課時,妮歌看到卡柏開始打瞌睡,那副想睡又不敢睡的模樣真是可愛極了。 忍不住發笑,老師說了什麼也都沒聽到。 超想跟他說話,超想認識他。超級想知道他的名字。 妮歌在心裡吶喊。 在下課的時候,妮歌難過的站了起來,就像電影裡播的慢動作,即使多希望時間靜止在這時刻,她仍然要離開了。 俄而,卡柏叫住妮歌,這讓妮歌非常驚訝,「你好,我叫卡柏。」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 咖啡色的頭髮上有著頭巾,帶著一點稚氣,身上穿著的衣服也有一點不同常人的氣。眼神散發出穩重的氣質。 「那個,我們在舞會上見過......。」卡柏抓著頭,慢慢說著。 妮歌看著他,想了一會。「有嗎?」固裝作鎮定,妮歌開玩笑說著。 「咦?你忘記我了...好吧,我是城裡的王子......啊,要來不及了,我先走了,希望能再見到你。」卡柏難過的說著,是有點沮喪,像洩了氣的氣球,不過又重新振作,開心的對妮歌揮手道別,一樣是淡淡的笑容。 其實,妮歌說謊了,她早就知道卡柏了。那天他在舞會上,是那樣耀眼。 只是,沒想到他會是王子,只覺得那種人大概跟自己也沒有認識的一天吧。妮歌那時想著。 只想找爸爸,所以沒有太多思緒繞在卡柏身上。 但現在卻莫名的為他受到心神蕩漾。 陪著加賓走到了花店。 女孩就站在花店門口,任洋裝隨風飄揚。 「我愛她,阿,可是我不敢跟她說.....」加賓喊著。 妮歌搖搖頭,嘆了氣。「像你這樣懦弱,又怎麼能傳達自己對他的感覺?」 也許是想到了自己與卡柏,妮歌忍不住生氣,也像是對自己生氣教訓著。 「那...妮歌姊,一起去吧。」加賓說著。看樣子真的下了很大的決心。 走到女孩身旁,妮歌微笑對女孩打招呼。 「嗨,姊姊又來買花了呀?」女孩笑著。 「啊,嗯,噢對了,這是我弟,要來幫他買花。」妮歌靈機一動,胡亂編造理由,想介紹加賓給她認識。 女孩擺出疑惑的表情。「咦?你弟啊?」她看向加賓,而妮歌也感覺的到加賓偋住了呼吸,還發抖著。彷彿能聽見他的心跳聲,快速的跳動著。 接著,女孩仍是微笑著。「你好。」 加賓卻開始轉身,逃走。 妮歌傻住了,完全沒想到加賓會做出這樣的行為,尷尬的看著錯愕的女孩,「抱歉,我弟有點孤僻。」然後也跑去追加賓。 第一次的見面毀了。妮歌心想。 也想起跟卡柏的第二次見面。 跟卡柏的第二次見面也很糟糕,那是在她家裡,卡柏來家裡打工,妮歌一進門看到他,她忍不住怔了,看著卡柏,心也跳的很快,彷彿像油鍋上的油,快速跳動著,又像洗衣機裡的衣服,心被纏繞著,緊緊的,簡直無法呼吸。 「妮歌小姐請快點上樓。」管家有點不滿說著。 也許是嗅到了兩人之中微妙的氣氛吧,管家有點嚴肅的看待他們。 卡柏準備抬起頭看向妮歌時,妮歌感覺到雙腿不聽使喚,她跑了起來,連招呼都沒打就跑上樓了。 很糟糕,很沒有禮貌。妮歌躺在床上搥打自己,膽小的自己。 抓住了加賓,妮歌仍然能感覺的到加賓跳動快速的心跳聲。 「為什麼要跑?」妮歌問著。 「不行,光是看著她我就無法呼吸了。」加賓搖頭。 因為懦弱,所以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是幻想,不可能會發生的。 妮歌走回花店,嘆了氣,看到女孩仍然站在那裡。 「妮歌姊姊,我要離開這裡了。」女孩說著。 「咦?為什麼?」妮歌問著。 「我爸爸外遇,所以我要跟媽媽離開這裡。」女孩竟然還是微笑。 好像是明天就要走了,妮歌緊緊擁抱著這個可憐的小女孩。 「真心疼你,你是個懂事的孩子。真抱歉讓你這麼小就遇到這種事。」妮歌說著。 「又不是姐姐的錯。」妮歌也聽到女孩的聲音有著哽咽,相信還是忍不住會想哭的。 妮歌想到了加賓。 再怎麼不敢說話,該道別的時候還是該出現。 離別跟分手是一樣痛苦的。 「加賓,她明天就要走了,跟我ㄧ起去道別吧。」妮歌對加賓說著。 驚訝又後悔,加賓用力點頭。 哀傷是什麼?哀傷好比是雨天下的傾盆大雨,總來得急,來的突然,一不小心就會淹水。好比是氧化的蘋果,總是一點一滴慢慢腐蝕自己的心,好比是心中的河流,總會不小心就湍急,不小心就沖壞名為理智的那座橋。 但這些都無法形容看著心愛的人離去所有的哀傷。 站在碼頭上,加賓看著女孩。 「我愛妳。」加賓認真說道。 妮歌驚訝的看著加賓。沒想到他竟然說的出口。而且不是「我喜歡妳」,而是「我愛妳」。 女孩頓時羞紅了臉,嫩白的臉剎時染上了楓紅,她燦笑著。 「謝謝你。」接著在加賓臉頰上小小親了一下。 大家就這樣沉浸在幸福的時光裡,目送女孩上船。 加賓用力揮手。 「妮歌,加賓給你添麻煩了。真不好意思。」艾安領回了加賓,加賓好像請族人來代替他,所以艾安沒有這麼快發現,不過有隱約感覺到那不是加賓,只是沒想到牠竟然在妮歌這裡。 「沒關係,我覺得跟加賓在一起很快樂。」妮歌燦笑。 瑪格麗絲看了艾安,接著拉著妮歌說起悄悄話。 「妮歌,其實上次艾安亂跟我說的,其實卡柏還是喜歡妳啦。」瑪格麗絲瞪了艾安一眼。 妮歌笑了笑。 「嗯,其實就算卡柏喜歡艾安,我也要跟他說,我喜歡他!」 愛情是要主動,才不會後悔。這是妮歌從加賓和女孩身上學到的。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