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一去不回頭的SHINE

二、源 真伊子 「真伊子真獨立堅強阿。」旁人總是這樣說。 「真伊子總是擺出不後悔的表情,真令人生氣。」以前的男友都這樣說。 其實一點都不阿。 真伊子很明白,自己很愛依賴別人,自己一點都不堅強,也總是在後悔阿。 只是都沒表現出來罷了。 遇到星輝是跟一個很愛的男人之後的事。 那天男人只說了一句話,就留下真伊子一個人寂寞。 「我們分手吧。」 理由也很簡單。「真伊子你總是擺出無所謂的樣子,讓我很難真的覺得你愛我啊。」 真伊子沒哭,只是靜靜的看著天空。 要表現什麼呢?真的就是很不會表現阿。 小時候都這樣走過來,一個人寂寞久了也是麻木了。 從小就沒有知心的朋友,總跟大家保持距離。不惹人,也沒被惹。 在班上只是安靜的存在,可有可無。 真的很想大聲哭喊,但就是怎麼喊都哭不出來。 回到家,媽媽似乎看透了一切,只是摸著真伊子的頭,「沒關係。」 沒關係什麼呢?真伊子很想問,但也什麼都沒說。 「真伊子真堅強阿。」大家都這樣說著。 真令人討厭,明明什麼都不懂啊,說什麼感覺好像很懂似的。 「只要超然以對就好。」 一個溫柔的聲音從身旁傳來。 轉身看,是個比自己小的男孩。 他這句話並不是對真伊子說的。他正在跟身旁一個男孩說著。 只要超然以對就好。 真伊子感覺心被揪住一樣。 她想起之前轉學時,老師對他說過的話。 「大家說阿,真伊子你總是表現的事不關己,很冷漠的樣子,很想跟你說話都不敢阿,希望你能多跟大家講話,別在安靜了呀。」 什麼嘛,是誰啊,講這種無聊可笑的話。 剛轉學,人生地不熟的,要怎麼多話的跟別人交談阿。 講的好像自己很卑微,而那些同學都是要自己拿熱臉過去貼才有人要看。 真伊子不知道是誰講的,但還是很討厭這種人。 所以就直接認為這是全班的說法了。然後就懶的理全班了。 自己總是被認為超然以對的活著。 那個想分手的男人也是這樣認為的。 其實根本就不是阿,自己很容易被影響,只是不會表現出來而已。 「姊姊,你怎麼在這裡發呆呢?」剛才說話的男孩早已湊到真伊子眼前。 男孩真誠而明亮的雙眼透著光,安靜的看著真伊子。 「沒事......只是聽到你們的對話...想起自己的事......」真伊子淡淡笑著。 就這樣認識了男孩,以及......他的男友。 他叫星輝,男朋友叫做阿徹。 阿徹是男同性戀者這件事被父母發現,已經被他父母警告不可以再跟星輝見面。 只要超然以對就好。 星輝這樣安慰他說。 認識他們兩人也過了許多年了。他們與自己的感情依舊很好。 而自己也努力祝福他們,替他們安排見面地方,看著他們堅定的感情...... 「真伊子有喜歡的人嗎?」他們問過真伊子。 真伊子搖頭。 只要超然以對就好。她笑著回答。 星輝被父母趕出家門,沒地方可去了。 正好真伊子被母親強迫相親,對方是個有錢的男人。叫健一。 「真伊子,你喜歡那個男人嗎?」星輝興奮問著。 真伊子沒回答,她知道星輝打著什麼如意算盤。 「我會試試看的。」 真伊子笑著回答。 「抱歉,我沒有結婚的打算,純粹母親強迫.....」健一說著。 「太好了,我也是。」真伊子說著。 兩人沒有感情在,這樣才能完成接下來的目的,真伊子笑著。 為了星輝他們,真伊子什麼也都願意做。 三人離家出走,阿徹為了保守星輝的秘密,是偷偷進來的。 星輝有時會跟阿徹在房間裡,而真伊子也會一起聊天。 星輝也怕會被健一發現,會叫阿徹跟自己偷偷到外面晃晃,直到健一工作。 健一在家時,星輝就到健一房間畫畫。 真伊子在心裡得意著。這是很完美的計畫。 這都是為了他們之間的愛情阿。 再辛苦也都值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