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5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白天總是不懂夜晚的痛

炎真看著手心上的疤痕,哭了。 很痛,痛的入骨,痛的是手心,痛的是心頭上那乏人問暖的孤寂。 「為什麼自己總是那麼懦弱?為什麼......」 炎真大喊著。不管是臉上的傷或是剛才被新學校的同學打的傷,都證明了自己的無能。 慢慢走到那個只屬於他的河。坐著,看著河裡的魚。 還是要繼續逃避嗎?自問著。 身旁的樹被風吹的快要斷似的,突然,一根樹枝就便這樣吹斷了。 「啪!」樹枝正巧打在炎真臉上。 「噢!」發出聲音的不是炎真,而是後面傳來的聲音。 炎真轉過頭去看,是綱吉。他是撞到那一整棵樹。 「你還好嗎?」綱吉摸著正被樹枝打個正著的頭,心裡擔心的卻仍是炎真。 炎真搖搖頭,輕輕笑了。 「你呢?」炎真問著。綱吉趕緊放開摸著頭的手,用力揮手。 兩個人坐在一起,看著河,炎真希望,就這樣到天明吧。 「其實很害怕白天的呢。」炎真想著想著,突然說出了這句話。 綱吉難過的看著炎真。 「真的很想逃離任何有人的地方,但白天一到,就告訴我得走向人群......」炎真繼續說著。 「但是最近常常想,去學校能看見綱吉,是件值得期待的事呢。」炎真淡淡笑著。 綱吉驚訝看著炎真。 難道要一直逃避下去嗎?炎真曾自問著。 現在的他已找到答案了。 「我不會再逃避了,因為我已經知道該怎麼面對白天了。」 對炎真來說,那些是叫做夜晚的白天,所以他害怕。 而現在,他終於找到他真正的白天,在有綱吉的日子裡都是白天,綱吉是他的太陽阿。 有綱吉在的日子也能變的更勇敢的。 炎真開始慢慢唱起歌來.....心情變的豁達多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