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謊言。

嫁給這個男人是兩年前的事了。 那時的庫洛姆沒說什麼就答應了求婚。 男人是在去日本的飛機上認識的。 一臉溫柔的,紳士的向庫洛姆要電話。 不知道是緊張還是什麼的情緒,讓庫洛姆害羞臉紅。 「抱歉我沒手機。」 在戒指戰後,又遇到男人。 第一次約會就在旁邊的餐廳。 過了多年,她也答應了求婚。 女大該嫁嘛。 沒有父母的意見,又怎麼知道這個會不會是好丈夫? 男人比自己想像中安靜。 庫洛姆知道自己是個害羞的孩子,但眼前這個男人話竟然比自己還少。 「阿健,今天上班很累吧,有發生什麼事嗎?」庫洛姆問著。 「沒事。」簡短有力,但庫洛姆卻心頭一沉。 「你不管怎麼掩飾外遇,我都會知道喔。」庫洛姆曾這樣笑著對健說。 而他也只是面無表情看著庫洛姆。輕輕點頭。 這樣的家還有愛嗎?庫洛姆自問著。 或許只剩下所謂的「責任」二字吧。 突然的電話響起。 「請問找誰?」庫洛姆接起電話。 「可愛的庫洛姆,還記得我嗎?」 熟悉的聲音,是他,那個曾經愛慕已久的男人。 「骸大人?」庫洛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以見個面吧。」不是疑問詞。也對,不管如何自己一定會去赴約。 門鈴響起,是M.M。 「骸大人在等你呢,跟我走吧。」 還有健呢。庫洛姆突然想起。 她已經是為人婦了。 但只是見個面應該不會怎樣吧。 庫洛姆微笑著跟著M.M離開。 所有的黑曜成員都聚集在小小的公寓裡。 熟悉又陌生的臉孔,讓庫洛姆感到格外新鮮。 「醜女,很慢耶。」一樣幼稚的語氣。仍然是那個熟悉的犬。 大家快樂聊天。是從戒指戰後第一次這樣快樂。 「庫洛姆,今天就留下來吧。」骸溫柔的說著。 「不行,還有阿健在等我阿。」 對,還有家要回阿。 在聊天的同時,想起了阿健。 要回家阿。 庫洛姆微笑著說。 頓時,所有人都消失無蹤。 「咦?」 「庫洛姆留下來吧。」只剩下骸溫柔看著她。 庫洛姆微笑著「不行,再不走我就回不去了。」 「那就不要回去了吧。」突然,骸抱住她。 「骸大人,我不想對阿健說謊。我要回家了。」 骸仍然緊緊抱著庫洛姆。「那你對我呢?」 「你知道為什麼不說謊嗎?人只對想要守護的人說謊。」 骸不說話,但慢慢放開了庫洛姆。 「真的好想你。」庫洛姆泛淚說著。 「我還有阿健,所以要走了。」庫洛姆微笑說著。 「那你為什麼要走?」 爲了還能再來看你。庫洛姆輕聲說著。 「每次越渴望得到你,就越害怕失去你。」 你懂這個心情嗎?庫洛姆問著。 我懂。骸微笑。 「還能再見面嗎?」骸問。 庫洛姆微笑。「當然可以阿。」 我得走了。 庫洛姆離開這間公寓,走回那個住了「責任」的家。 --- 這本小說看了不下十次吧(不你太誇張了 裡面好多話都讓我好感動;((( 即使明天很忙還是要來打這篇文(欸欸 「如果渴望更多的話,說不定會失去你,只要一想到這個,就覺得好害怕。」 「你知道為什麼不說謊嗎?人只對想要守護的人說謊。」 希望我跟你也是一樣;((( 讓距離產生美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