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花語是LOVE FOREVER

握著花的卡柏,不知道自己能去哪裡,除了花店,他什麼地方都不想去。 繞了花店一圈,才真正了解到,自己被拒絕了。 女孩拒絕他了阿,這是事實。 想起與妮歌吵架的原因。 他看到妮歌認真看著一封信,他沒看到內容,不過看信封袋上寫著艾安寄的。 艾安和瑪格麗絲交往是眾所皆知的阿,可艾安爲何要在離開小鎮後寄信給妮歌呢? 接下來幾天的妮歌真的心不在焉。 卡柏更確信了,便找妮歌談判。 默不作答的反應激起卡柏的忌妒心,徹底失控。 我該何去何從? 這次沒輸給艾安,反而輸給一個色慾薰心的老頭。 可悲阿自己。 這一生輸給太多人了。 論才華,比不上大哥二哥。 論個性,比不上里奧。 論魅力,比不上艾安。 我有的是什麼呢?卡柏自問著。 曾經爲妮歌而流的淚痕,在遇見小禎時已消失了。 現在,淚水又從原本位置流下。 「這次應該乾不了了。」卡柏哭著,雙手也不想伸起擦乾淚水。 就任淚水流下吧。卡柏想,他崩潰了。 「你還在這邊自怨自艾個什麼勁阿,卡柏。」 熟悉的聲音響起─是妮歌。 「少在這邊哭喪著臉了,我都沒你這樣了。」妮歌擺起招牌動作,兩手抱胸。 什麼意思?卡柏不懂。 「你每天跑花店我會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阿?我當然難過阿。」 卡柏抓抓頭,疑惑。「你不是還愛著艾安嗎?」 妮歌打了一下卡柏的頭,罵著「你什麼時候疑心病重成這樣了?看你那麼生氣,不敢跟你講話,沒想到你還迷上花店店員阿,真是的。」 卡柏睜大眼睛看著妮歌。有點懷疑自己聽到的事。 最近真是詭異阿,老聽見奇怪的事,該去看醫生了。 「艾安只是說他隨他爸爸出海有遇到我爸爸,爸爸病重了,我很擔心,這樣而已。誰知你會想到那!」 妮歌嘆了一口氣說著。 原來如此,這樣一切都說的通了。 原來只是自己多心了。 突然了解到,自己從沒愛上小禎吧。 只是想找個東西填補失去妮歌的缺口。 從沒爲小禎傷心難過,最後哭的那一次是爲自己哭,根本就與小禎無關。 只是一直騙自己有喜歡過小禎而已。 其實一直都愛著妮歌,卡柏很清楚這點。 「剛剛我去花店,想找你,發現沒有你,我便問店員你的去向。」 妮歌繼續說著。 「突然店員給了我薔薇7朵、百合20朵、瑪格麗特3朵、紫丁香12朵等等的花總共42朵,真是重死了,才剛搬回家,就發現你在我家門口了...」 妮歌說完,笑了一下,她相信,她還是很喜歡眼前這個紅髮男孩。 「不過我不知道花語,你要不要進來坐坐?順便告訴我花語。」 說完,妮歌便拉卡柏進屋裡。 卡柏趕緊擦乾眼淚,露出以往那開心的笑容,走進妮歌的家。 他也相信這也會是將來他妻子的家。 ----the end---- 後來小禎離開城鎮,沒人知道她去哪...。 其實安排這個悲角有點猶豫說,因為打不下去她的故事(掩面) 後來才知道紫丁香有初戀的感激的意思(?) 薔薇是愛情等等=) 每種花都有不同花語,大家可以去查查喔(燦)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