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4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賀文。

我,只是個平凡的男孩,但在十二歲那年,我成了凡多姆海伍這公司唯一繼承人。 有人說著我們這些伯爵是女王的狗。我不否認,還因此為榮。 我吃著執事替我做的下午茶點心邊看著書。噢,他做的點心可說是全世界最棒的。說是最完美的執事還不為過。 突然,客廳一陣吵雜。我不理會,我想,執事會處理的。 過了幾分鐘,一群男人闖入了我的房間,每個都兇神惡煞的看著我。 「殺了他!他也是女王的走狗!」 一個看似火腿的男人大聲的說。 我想他的腰有我的兩倍大吧!不…說不定有三倍大… 就當我算著他的腰時,他身後的男人都衝了上來。 「喂!賽巴斯欽!你在幹嘛阿!喂…!」 我大聲叫喊,這時他應該會馬上出現在我的眼前,並且用他那冷冷的笑容說著,遵命,少爺。這樣說著才對啊! 「他不會來的,他早就離開你了。哈哈哈…!」 那像火腿的男子大笑說著。看樣子他不只是外表噁心,連內在都是那樣的不堪。 我冷笑的說著,他可不是一般的執事…突然,我發現自己身上多了一條綁得很緊的繩子。 哼,快送他進墳墓吧。我聽到那群男子中間的其中一個人輕聲對著他旁邊的男人輕聲說道。 我看了看四周,還是沒看見賽巴斯欽的蹤影。 我被蒙住了眼,然後,我被載到一個黑暗的地方。我想是牢吧。 突然有個人拿開矇住眼睛的黑布。 在那裏有著許多熟悉的面孔。不例外的,也有著女王陛下。 我看到了伊莉莎白也在這群人當中。 她還是像以前那樣膽小,雙手緊握著祈禱著什麼般。 若是祈求我們獲得自由就不太可能了。 雖然這樣想,但我還是不知道我是犯了什麼罪,還得到這裡。 我過去拍她的肩膀,她看著我,突然放聲大哭。 唉,堅強一點啊莉西。我對她說著。但是我也看到自己的手發抖著。 「砍下他們的腦袋!殺了他們!……」 外面突然開始有了叫罵聲,而且是越來越大聲。 我牽起伊莉莎白的手,抬頭向外面看。 外面是一個巨大的斷頭台。後面的,則是一群我從沒看過的面孔。 我們死定了。我想。 接著,我又看了看四周,還是不見賽巴斯欽的蹤影。 「凡多姆海伍伯爵!你給我出來!」 那之前的火腿男進來,我有點猶豫,沒想到最後看到的男人是他,有點感到難過。 想想這也就是我的命運,我看了看戴在手上的那枚戒指。 哼,什麼凡多姆海伍戒指,不過是枚詛咒戒指罷了。 以前閉上眼,都能聽見上任繼承人的哭喊聲。 這次,或許是死期不遠吧,聲音大到一直在耳邊徘徊不去。 我跟著那火腿男離開牢裡,到那斷頭台前。 「殺死他!砍他的腦袋!」群眾瘋狂叫喊著。我很不解我是哪裡得罪他們。 斷頭台上那銳利的刀,慢慢放了下來… 我擦拭眼角旁的眼淚。 「少爺,少爺,你還好吧?」 睜開眼,看到那一直不見蹤影的執事。 我用力的推他一下,想問為何那麼久都不見人影。 賽巴斯欽疑惑的看著我,我看了看身旁,有著那吃到一半的點心,還有看到一半的小說。 「少爺,是發生什麼事了嗎?」賽巴斯欽微笑問著,一邊擦拭我眼角旁的眼淚。 原來只是在作夢嗎。我心想著。 「喝杯牛奶吧,少爺。」賽巴斯欽笑著說這句話,看了看我緊握的小說。 「呵呵,這本不是雙城記嗎,真令人懷念呢。」執事看了看說著。 我冷笑一聲。哼,那主角就像我一樣呢,早晚都要面臨死亡… 賽巴斯欽看著我,微笑著慢慢吐出幾句話。 「到那時,我會陪著少爺一起死。」 拜託,你可是惡魔耶,才死不了呢。我說著。 但我想我以後永遠忘不了他那時的表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