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孤獨不過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不過是一個人的孤獨
  • 31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瓦利亞2

「老闆,鮪魚!」 「好的,馬上來!」 「老闆,海膽!」 「沒問題!馬上來!」 「.....我...」 貝爾第一次看到那麼多人在一間小店裡,他不知是要離開,還是走進裡面,他只好在原地不動。 「來!這裡坐啊!」 「啊....喔...」 「沒想到你是日本人,我以前去過日本,學的一點皮毛,來,要吃什麼呢?」 「我不是日本人,我是王子,是義大利人。」 「喔,那你剛剛為何要說日文?」 「...不知道,看到剛才那把,就脫口而出了....」 「喔,是嗎?」 「...有什麼可以吃?」 「你想吃什麼呢?」 「....給我章魚...」 「好!馬上來!」 看著那個人銳利的刀快速朝章魚砍下,貝爾心想,「一定要跟他過幾招!」 「來!」 「還不錯吃...」 直到店快要到打烊時間,客人才慢慢離開。 貝爾一直坐在店裡,因為太擠,他不想走,因為,他是王子嘛! 貝爾這時向那個男人提出他的疑問。 「喂,你的刀法在哪學來的?」 「這個啊?沒什麼,只是開店久了,自然就成了這樣了。」 「...是嗎....」 突然有個醉漢衝進來,大聲壤叫。 「喂!!這裡是壽司店嗎?...我...我要啤酒再來一杯!! 「這位客人,我們快打烊了...」 「我不管!!我不管...快!不然..我殺了你!!」 「師父,這人已經醉了...怎麼辦?」 「....別管他...」 「....老闆謝謝你的招待...」 「啊..這位先生,您的大名?」 「..我叫貝爾飛哥爾...」 「喂!這位先生,你別吵了...」 「嗯?你再說啥啊?哪來的?小鬼....我...」 「嘻嘻...來,到外面~」 「咦?怎麼回事?我..我在動?等等!」 其實是貝爾使用鋼索,將醉漢拖出來。 拖到暗巷,貝爾確定沒人後,開始對那名被他用鋼索纏住的醉漢說。 「好好壽司店,你吵什麼?你要吵也要到外面這裡啊!」 「臭小子!放開我!」 「嘻嘻~我才不要~因為,我是王子啊!」 「啊─!...」 一瞬間, 那名男子全身被刀子刺中,死狀悽慘。 「嘻嘻...因為我是王子啊!才不會放過你呢!」 史佩爾畢‧史庫瓦羅,他來到台大醫院。 「不知道這裡有沒有人可以跟我對打....」 他正在尋找對手,吸收劍法。 「喂喂喂!這裡有誰學過劍啊?」 「嗯?你是來看病的啊?」 「...啊?」 「那裡是等待區,請到那。」 「你們看,那個人的手...」 「是啊...好可憐...上面還刺了刀..」 「看起來好像是外國人呢!」 一群護士開始討論起史庫瓦羅。 「喂喂...在這等會有使用劍的高手嗎?」 史庫瓦羅在醫院等候區那的其中一位病人問道。 「啊?你─說─什─麼?我─聽─不─到....」 這是位聽力不好的老爺爺。 「我是說這裡有高手嗎?」 「啊?什─麼─?」 「我─說─有─耍─劍─高─手─嗎?」 「啊─?耍─間─糕─守?那─是─什─麼? 「喂喂喂!你是怎樣啊?耍我也要有個限度!」 「啊─?先─督?」 「...氣死我了!喂喂喂!有誰可以教這臭老頭說人話!!」 「啊?」 「第1698位病人,請到前面櫃檯領取你的藥。」 「第1698位病人,請到前面櫃檯領取你的藥。」 突然,那名老爺爺便被一名女子帶走。 「來,爺爺,輪到你了。」 「什─麼?輪─到─我─了?」 「....喂喂喂,臭老頭,別跑!」 「這位先生,請小聲點。」 在史庫瓦羅眼前的,是位醫生。 「...哼!」 史庫瓦羅聽不懂他說的,不過他覺得沒趣,便不理他。 「醫生,該動手術了。」 「...我知道了..」 那位醫生要幹麻的樣子,史庫瓦羅便偷偷跟上去。 來到的,是手術室。 「醫生,請保佑我的兒子平安...」 「沒問題,我會盡力。」 史庫瓦羅已很快的速度跑進手術室,再躲起來。 「好,要小心,各位。」 「是!」 「首先...」 史庫瓦羅看著那醫生拿出手術刀,在病人身上劃開,刀法純熟。 讓他好想跟那醫生把比畫幾招。 「喂喂喂!你這傢伙挺厲害的嘛!」 史庫瓦羅便現身,對那醫生說道。 「怎麼會有外人在這?!」反倒是助手們先慌。 「大家別慌!病人最要緊!」 「是!」 「喂!就算你跟我打,我三秒就能擺平你!」 「......手術刀。」 「喂!你不出手,我要來了!」 「怎麼辦?醫生?」 「....這位先生,請你出去...」 「喂喂!你快點跟我打,我來了!」 史庫瓦羅便衝向醫生。 未完待續......... ----------------------------- 貝爾內容較多(私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